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时评
法官被害不仅是法律圈之殇
作者:舒锐  发布时间:2016-03-02 17:09:13 打印 字号: | |
  2月26日晚,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回龙观法庭法官马彩云在住所楼下遭到两名歹徒枪击,经抢救无效死亡。两名歹徒逃跑被警察截住后自杀身亡。据悉,其中一名歹徒李大山是马彩云审理的一起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的原告。自2007年至今,马彩云年均结案近400件。由于工作突出,马彩云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噩耗传来,这两天,不同职业的法律人都在自发地沉痛悼念马彩云法官。这是一名平凡的法官,若不是悲剧发生,恐怕没有多少人关注到她。她和很多法官一样,一年要办数百件案子,甚至家人生病都无法给予足够的陪伴。她和不少法官一样,热爱生活、才华横溢,随便拿出一首诗都不逊专业水准。

  马法官的不幸离世,首先遭受沉重打击的是她的家庭,丧亲之痛无可比拟。朋友、同事、同行、每位有良知的旁观者也都深感同情、愤慨。可是,却有一些人,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有“怀疑精神”,或许是为了表达对生活的不满,只要出现类似事件,不仅要对受害者进行百般诋毁,还要对施暴者表达无来由的怜悯。

  他们的逻辑很简单,这就是:“如果施暴者没受冤屈,如果法官没有违法办案,那么为什么施暴者要如此报复呢?”答案其实也很简单,却超出“键盘侠”的理解。对于至今仍有“厌诉”情结的国人,打官司往往都是因为双方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只要有着事关实质利益的判断,显然就很难做到“胜败皆服”。

  尤其在婚姻家庭案件的司法实践中,“要死要活”、“以命相搏”的当事人并不罕见。我也是一名基层法官,在一些棘手案件中,我们曾见到,一方扬言如果法官不判离婚,就要自杀,而另一方面则威胁法官如果敢判离,则杀法官全家。有时候,这些威胁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不少法官都遭到过威胁、恐吓、乃至跟踪报复。

  实际上,那些对马彩云法官进行无故诋毁的人、那些在诉讼中威胁法官的人、因败诉迁怒于法官痛下杀手的凶手,其思维模式是一致的,都是极为可怕的。那就是目无国法:“我横我有理,用暴力就可以让法律屈服听命于我!”

  在某种意义上,法院、法官正是惩罚犯罪、保障人权和公平正义的刀刃。每个人都需要意识到,法官被枪杀不仅只是法律圈之殇,而是人民群众的“刀刃”产生了豁口,更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本准则受到了严峻挑战。

  我们承认,生命是平等的,但对执法者、司法者进行施暴的恶行在道义上尤其应受到谴责、严惩。因为在法治国家中,法律要保障人们的人身财产安全,必须通过执法者、司法者依法履职才能实现。法官是法律的最终执行者,代表着法律与国家的权威。如果法律连法官都保护不好,又何以保护其他人?

  我们期待着法官们“执正义之天平、挥法律之利剑”,但刀刃也极易受损,需要受到特殊呵护。如果法官忌惮于犯罪分子报复,对他们进行妥协纵容;如果法官因为长期家暴者威胁“如果你判离,我就杀你全家”而选择退缩;你想一想,这个世界将沦入何种无序境地?

  社会大众需要树立法治意识,这不是一句空话!这意味着如果依照法律的确应当如此判决,即便有利益受损,你也应当尊重法律的最终裁决,而不应无理纠缠,不应辱骂诽谤,更不应诉诸极端暴力!

  我们有义务维护好法律之刃,我们有义务共同谴责那些蔑视法律、伤害执法者、无端诋毁遇害法官的人,将这种可怕的思维扼杀在摇篮中。部分网民的诋毁比个别犯罪者的罪行更让人寒冷彻骨,枪击杀害的是一名法官,而诋毁则可能浇灭了法治之火源。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