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时评
彩云之殇 手足之痛
作者:张馨天  发布时间:2016-03-03 10:43:59 打印 字号: | |
  26日晚21时30分许,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回龙观法庭法官马彩云在住所楼下遭到两名歹徒枪击,经抢救无效死亡。两名歹徒逃跑后自杀身亡。据悉,其中一名歹徒是马彩云审理的一起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的原告。自2007年至今,马彩云年均结案近400件;由于工作突出,马彩云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这是一个沉重的日子,让无数的法律人有切肤之痛。马法官的生活轨迹,是无数坚守在审判一线法官的缩影……在浩如烟海的案件之中奋战,在扑朔迷离的证据之间寻觅真相,在事实和法律的指引之下实现公平正义……

  那一声枪响,让无数的“法院人”感受到了迷惘:如果法律连作为其最终执行者的法官都保护不好,又何以保护其他人?

  但是紧接着就有诋毁,说她们是“罪有应得”……

  更有不负责任的流言,“不办冤案何以有冤屈?无冤屈怎会有施暴者报复?”

  那一声枪响,不仅仅是对无辜生命的漠视,更是对法治秩序的践踏。

  并不是公平的结果就能够被每一方当事人接受,并不是正义的判决就能让诉讼双方心悦诚服。诉讼的本质是利益之争,而诉讼的结果必然也是利益的得失。选择诉讼,意味着对法律的尊重,对规则的认可,以及对于由此而来合法判决的接受。有多少人,只是将目光聚焦于利益得失,而忽略了对于规则的敬畏之心?失去了对于规则执行者的基本尊重?

  保护法律之剑,尊重法治秩序,善待法律的执行者——法官,因为如果“以暴制暴”成为常态,我们赖以生存的基本准则受到严峻挑战,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正如在达豪迈集中营中马丁•尼莫拉牧师的那段名言: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那时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

  当有人破坏秩序的时候,当有人漠视法治的时候,当有人残害法官的时候,当有人肆意诋毁的时候……如果我们默不作声,如果我们冷眼旁观,如果我们感觉事不关己……法治秩序必遭破坏,法治精神必遭践踏,纵容是践踏秩序者的温床,而纵容者终将受其反噬。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