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时评
言语比子弹更冰冷
——对马彩云法官被枪杀后舆论现状的反思
作者:贾薇  发布时间:2016-03-05 15:51:00 打印 字号: | |
  北京昌平法院马彩云法官不幸遭受案件当事人枪杀的噩耗传来,全国同袍都悲愤不已、心痛万分。与此同时,网络上却是各种恶意的揣测和攻击满天飞,负面舆论甚嚣尘上。内外部如此比对鲜明的态度,不禁让我们反思,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马彩云法官事件的网络舆论,有两个鲜明的负面特征:一是对司法权力不问青红皂白的质疑和攻击,二是基本同情心的缺位和丧失——一个让人憋屈,另一个则令人心寒。这些人热衷公益、喜爱动植物,甚至对暴徒都能做到同理心;但面对被无辜枪杀的人,只因其法官身份这一标签,就冷漠,就嘲讽,就叫好,连基本的悲悯和同情都吝于给予,这才是最为可怕和可悲的。

  马彩云法官不幸遭受枪杀后舆论的冰冷现实,并非个例和偶然,它是当事人因败诉而迁怒于法官的惯性思维的爆发,背后则是司法权威不足的问题。《联邦党人文集》写道,司法权“没有军权、财权,不能支配社会的力量和财富,不能采取任何主动的行为……既无强制,又无意志,而只有判断。”“只有判断”的法院,其权威的根源也应植于此。质言之,当事人将他们的争议带到法庭之上,哪一方都期待其主张能够得到支持,诉讼活动是不可避免会包含情绪因素的。职能在于定纷止争的法院,它始终应是冷静的、智慧的、中立而被动的。这种自持不是目中无人也不是不接地气,而是司法权本身的性质决定的。正是一切依规则办事的卫道精神,才能真正构筑起司法权威。如果法院工作过分强调服务性,怕是俯下身子还要被人踩在鞋底狠跺几脚。担责任不自轻,干工作不卑颜。我想,从这种态度出发,才是法院行使司法权力应有的姿态。

  读完马彩云法官留下的诗句,我猜想她一定不愿意在身后还要承担如此的纷扰复杂。能够写出“我终要诀别,一往无前”的女子,是多么的英气非凡。只愿比子弹更冰冷的言语不要二次伤害到远在天国的她。

  最后,我想摘录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的一段话,来和各位同行共勉:“纵使我们今天怀着惘然若失、一筹莫展的心情,像半个瞎子似的在恐怖的深渊中摸索,但我依然从这深渊里不断仰望曾经照耀我童年的昔日星辰。”愿我们终可以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