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时评
司法执业保障亟待改革破冰
作者:申友祥  发布时间:2016-03-05 15:56:47 打印 字号: | |
  邪恶的枪声夺走了马彩云法官年轻的生命,惋惜、痛惜、可惜!所有的哭泣、所有的挽留也无法召唤回彩云法官远去的身影。彩云法官远去,给她的家庭留下无尽的泪水,给法律界同仁留下无尽的伤痛,给司法机关留下无尽的反思。

  “初则喜正义之伸张,乐法律得施行……”就在彩云法官逝去头几天,一湖南法官用满篇文言文抒写的辞职信作别法官队伍。价值多元化、职业多元化的时代,有大量法官选择了出走,司法系统未能成功将其挽留,这和司法执业保障不无关系。

  法官逝去、出走,司法执业保障作为重要因素之一,应被引起重视。司法执业保障,说到底就是以法官的需求为中心,多元化满足法官人身安全、物质以及精神需求,让法官无后顾之忧,以安心执业、有尊严地执业,让这个职业称为一种荣耀。

  重视司法执业保障,可以从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维度五个维度着手提供保障。生理维度,指衣食住行这一最基本的需要。美国一位辞职法官说:“当法官不应该取得一种荣华富贵的待遇,但是也不应当因为当法官而遭受贫穷。”在房价和收入的现实面前,这句话揭露了生理维度对幸福法院的重要意义。尤其是男法官,理应作为承担家庭开支的顶梁柱,在无法支付高昂的房价、以及维持正常家庭开支时,难免生活在紧张、焦虑之中。

  安全维度,主要包括职业风险防御和医疗制度保障的完善。当事人之间冲突的升级,最终矛盾转移法官身上,失去理性的当事人成为威胁法院法官人身安全的因素,造成安全感的缺失。另外,因为案多人少造成的繁重工作量是法官身体健康的重要威胁,而在收入面前,法官在诸如癌症等大病面前明显不具备防御的实力。这些因素都足以造成法官的焦虑乃至恐惧。

  社交维度,指归属与爱的需要。法官是社会人,也渴望得到朋友、同事、团体的关怀,渴望亲情、友情、爱情。可是法官的社交受到《法官法》、《法官职业道德》中亲属回避、任职回避的限制,还因为爱人是律师就得面临一人作出事业上的牺牲的抉择,另外因为职业的限制还不宜涉足过多的圈子。法官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法官在司法公正和友情、亲情、爱情面前需要作出选择,可当只能做单项选择时,法官面临的不仅是纠结、还可能是没有归属感的痛苦。

  尊重维度,主要指得到家庭、领导同事、朋友、当事人的认可。工作量大、当事人滞留法院、递进式化解等导致加班,必然挤占和家人团聚的时间;遇到难缠当事人,回家后可能情绪低落而吐槽;遇到朋友干预而坚持公正司法,可能友谊面临终结;当事人没有得到预期的裁判,法官可能因此而成为信访户宣泄垃圾情绪的泄愤桶。优秀法官众多而嘉奖、晋升职位有限,未获奖未晋升的人可能会误解为自己的付出与所得失衡。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法官可能感到沮丧和失望、甚至是绝望。

  自我实现维度,是最高层次的需要,体现为法官人生价值实现的成就感和职业荣誉感,马斯洛将其命名为“高峰体验”。法官这一职业为那些把审判工作当成事业、当成生命中最珍贵的一部分的人提供了高峰体验的可能,这种体验是一种最高、最完美、最和谐的状态,是一种欣喜若狂、如醉如痴的感觉。当然,自我实现维度之所以是最高层次需求,是因为这项需求的实现的前提是上述四个维度的同时满足。

  上述因素得到应有的重视,将能吸引最优秀的法律人才到法院就职,也能将优秀人才留在法院,安全舒心而有尊严地在法院工作。如此这般,依法治国和司法公正可期。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