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时评
理性看待司法公正
作者:鲁跃晗  发布时间:2016-01-19 14:46:06 打印 字号: | |
  司法被视为守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不公也尤为人们所诟病。人们对司法公正的认知和评价极大地牵掣着司法公信和司法权威,而公众心中的司法公正与法官眼中的司法公正之间往往存在着一种张力,一方的供给与另一方的需求之间也存在着失衡现象。事实上,对司法公正的误识会增加对司法不公的误判,只有理性看待司法公正,才能形成对司法公正的合理预期。

  首先,公平正义来源于现实生活,具有相对性。公平正义只存在于特殊的时空环境之中,司法的多数努力都只能是接近正义,而很难实现绝对正义。个案的公正测度无可避免的携带着个人化的体验,我们的公正观与我们的性别、年龄、教育、职业等现实条件密切相关,并为这些因素所型塑。甚至,不同地域的人对公平正义的解读也会有所不同,公平正义的理念不可能超然于现实生活之外。

  绝对的公正是可欲而难求的,因为我们的公正观念深深地植根于我们自己的历史和文化,而文化是难以摆脱相对性的。绝对的公正只是逻辑上的存在,实际的公正是与具体情景联结在一起的,而我们对绝对公正的企求往往造成了对司法公正非理性的期待。很多时候,正是对司法公正的非理性认知阻断了我们对司法的信任,进而走上缠诉闹访的歧路。

  其次,规范中的司法公正不等于体验中的司法公正。规范性公正与经验性公正多存在不协调的情况,而个案中的具体公正与法律内涵的抽象公正也并不完全等同。司法公正是什么的体验与司法公正应是什么的规定是有区别的,严格依法裁判未必就能切中个人体验中的公正感。然而,司法却不能越过既有规定去诉诸法律之外的正义。法官亦不能扮演超能英雄,撇开现行的法律规定和正当的法律程序,仅凭自己的嗜好去伸张正义。为了迎合人们对公正的偏好在法外主持公道的行为也是与现代法治理念格格不入的。

  多数时候,居中的司法难以给予双方都满意的结果,仅凭结果公正与否来判定司法公正与否是对司法本身的不公正。实际上,司法公正既包括实体公正也包括程序公正。程序公正虽是能够看得见的正义,但也往往容易被我们忽视。刚性的规则有时也会与我们朴素的道德观念发生冲突,法律内的公正并不能完全自动匹配道德上的公正,道德期待与法律现实之间的裂缝亦会加剧司法不公的感受。人们对司法不公的谴责也往往使司法背负起了沉重的道德责任。

  最后,对司法公正的评判不应受制于利己主义倾向。哲学家休谟说,“在我们原始的心理结构中,我们最强烈的注意是专限于我们自己的。”这就使得我们对公正的信仰难逃自利的动机。在功利主义思维方式的影响下,我们往往倾向于对司法进行随心所欲的便利性评价,以致得出凡利于己的就公正、不利于己的就不公正的结论。利己的天性和结果主义的习性孕育了我们对司法公正较为偏颇的认知,将自私基础上的主观感受作为司法公正的评判尺度,只会使得司法公正的标准变得狭隘。

  对司法公正的评判不应成为我们任意的发挥,更不应囿于自己有限的视野而妄论司法不公。我们应该坚信,公正之理存乎于法律之中,任何凌越法律的实践不仅伤害法治本身,更是对社会普遍公平正义观念的侵蚀。在变动不居的社会里,司法公正才是社会公正的最大公约数,相信司法才是我们的最优选择。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