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时评
每一个证明后面都有一堵墙
作者:刘芳 石菲  发布时间:2016-01-28 16:01:31 打印 字号: | |
  “天哪,太可笑了。我妈就站在你面前,她生我养我,我们还能认错,居然还让我去开证明。我是我妈的儿子竟然还需要证明?”曾几何时,网友的愤愤之言开始让政府部门反思,目前办理各种手续时要求提供的各种证明到底是不是必须的,诸如“你妈是你妈”的证明到底是不是必要的。

  深究下来,证明的背后,其实都挺立着一道道无形之墙,而群众的跑腿则成了绕过这些墙的唯一途径。就目前而言,有些证明是证据,是必要的;有些证明则源于责任规避或推诿,是可笑的。要取消不必要的证明,保障群众便利,首先应当打破某些不负责任而建造起的“墙”。在这些墙未打破前,细想下来,“你妈是你妈”等证明并不都是让人笑掉大牙的。

  每一个证明的背后,都暗含着法律问题。实践中,有些证明是法律直接规定的,有些证明则是相关部门或单位为了避免日后产生法律问题而创设的。“你妈是你妈”在目前有些情况下,法律规定范围内的必须要自行证明。比如诉讼代理,如果子女要作为母亲的委托代理人代为立案,除了提交母亲亲笔签名授权的委托书之外,必须证明“你妈是你妈”。如果子女与父母不在同一个户口本之上,就必须去派出所或者村委会等部门开具亲属关系证明。只有如此,委托代理才是有效的。比如继承纠纷案件,父母死亡后,子女要继承父母的遗产,必须要提供亲属关系证明,如果不能证明“你妈是你妈”,继承人又该如何确定呢?当然有些时候,相关部门或单位为了避免日后产生相应的法律问题,也会人为增加一些证明。比如法院已经出具了生效的继承调解书,但是个别金融机构却要求当事人来法院再出具一份调解书生效的证明甚至要求承办法官提供自己的工作证复印件,其目的何在呢?当然是为了降低存款被冒领的法律风险。所以,每一个证明都和法律息息相关,不是来源于法律的直接规定,就是产生于法律上的风险防控。

  每一个证明的背后,都隐喻着权力滥用或责任规避。出境旅游,被要求证明与紧急联络人是母子关系,后向旅行社交60元,就解决了这一难题;个别省市司法、教师考试要求开具品行良好、思想品德鉴定证明;买房贷款要结婚证明或单身证明;兑换残币要撕钱证明;凭法院继承调解书过户车辆需要强制执行通知书;领老年人补贴需要老人活着的证明等等。上述索要证明的单位是滥用权力还是无奈之举,从不同的角度而言观点不尽相同。不出证明,上述列举的事件也应当办理,从这一角度而言,索要证明的单位是在滥用权力;但换一个角度,如果没有索要这些证明,日后一旦出现问题,被群众诟病的索要证明之举可能就成为群众攻击上述机关审查不严的一个论据,因此对各单位而言索要证明在根本上不是为了彰显权力,而是为了将风险转移给出具证明人,从而规避责任。

  每一个证明的背后,都凸显了信息壁垒的桎梏。数据多跑路,群众才能少跑腿。这话说得没错,但实行起来却有诸多难题。比如确认人的出生死亡是卫生防疫部门的责任,婚姻的缔结和解除情况由民政部门掌握的,房产情况由房屋登记机关或责任单位的房产部门掌握,户籍身份情况由公安机关负责登记,但是这些机关单位之间,却没有实现信息的共享。现实生活中,常常出现人已经去世多年,但是公安户籍部门中该人的户籍信息尚存,其亲属仍能够持死者的身份证件以死者的名义办理车辆检验、买卖及过户事宜,甚至以死者的名义冒领各种补偿金;个别人结婚后,由于户口薄中没有变更婚姻登记信息,导致其在其他省市仍能与她人另行登记结婚。如果能够打破信息壁垒,实现有条件的信息共享。比如人的出生、婚嫁、死亡等信息能够在卫生防疫部门、民政部门、公安部门、检察院、法院等部门之间实时共享,那么诸如“你妈是你妈”“自己还活着”的证明在很多时候就不再必需。

  每一个证明后面,都有一堵墙。正是因为法律风险、责任规避以及信息壁垒等无形之墙的存在,才有了群众的来回奔波,才有了网友的愤懑之言,才有了公众的嘲讽疾呼。因此,要取消各种可笑的证明,不能光靠臆想或仅仅动动嘴皮子,关键还是要考虑如何防控相应的法律风险、如何消除政府部门不愿担当的心理、如何打破不同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