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援助 > 案例故事集
绝望妻子的诉讼救赎之路
作者:石菲 刘芳  发布时间:2016-08-11 16:02:00 打印 字号: | |
  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张巧巧的心脏一阵瑟缩。果不然,门口很快传来声音:“陈龙在家吗?快叫他出来,赶紧还我们钱。”自从丈夫陈龙欠下巨额赌债,又远走他乡下落不明后,这样的事情,张巧巧家的门口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上演一次。看看身后紧张的女儿,张巧巧赶紧将笨重的桌子椅子挪到门后,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陈旧的防盗门在接连不断的敲击下,摇摇欲坠。她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很快就会过去了,等丈夫回来就会没事了。”

           传票飞来,她无奈走上法庭

  这一天,张巧巧恰逢周末歇班在家,听到门口又传来一阵敲门声。一瞬间十分慌乱。然而等了许久,门口并没有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张巧巧小心翼翼地问道:“谁呀?”外面答道:“送快递的,收件人是陈龙和张巧巧,请问是住在这里吗?”张巧巧一听,赶紧打开门把快递接了过来。

  看到法院司法专邮的字样,张巧巧疑惑地将邮件拆开。一目十行地看完内容,张巧巧觉得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原来,日前某银行将赵一、陈龙和张巧巧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要求赵一偿还借款50万及相关利息,同时要求陈龙和张巧巧以张巧巧名下的房屋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张巧巧十分疑惑,她的房本一直在保险柜中锁着,从来没有拿出来替别人做过担保,如今为何突然成了被告呢?

  看到传票上的联系方式,张巧巧赶紧联系承办法官,被告知说陈龙与她曾在某银行为赵一的借款以共有房屋作了抵押担保,现赵一到期未还款,故银行诉至法院,要求赵一、陈龙及张巧巧共同承担偿还义务。张巧巧翻看了诉状及证据材料,发现与银行签订的房屋抵押合同上确有自己的名字。她又赶紧翻看了下自己的房本,发现上面确有抵押登记字样。然而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从未签订过合同,也未因此到住建委办理抵押登记。而且,房屋抵押合同签订以及抵押登记办理之日均系工作日,张巧巧恰好都在给学生上课,不可能分身办理这两件事。现在丈夫不在,张巧巧也不知该向谁求证这件事。

  张巧巧怀着满腹疑问参加了庭审。庭上,某银行提交了包括《房屋抵押贷款合同》、《抵押合同》和《房屋他项权证》等在内的借款和抵押事实证明,合同上均有张巧巧的签字。此外,借款人赵一还在庭上提出,其虽是以经营性目的申请的贷款,但实质上该笔贷款均转借给了陈龙使用,并提交了借条予以佐证。张巧巧当场就提出质疑,称其从未签订过抵押合同,也未办理过房屋抵押登记,某银行提交的相关证据中“张巧巧”的签名均不是其本人签署。而且,张巧巧坚持,丈夫陈龙从未告知他向别人借债50万元的事实,只说过借了一些小钱,数额都不多。

             笔迹鉴定,真相浮出水面

  面对从诉讼中所得知的抵押及丈夫借款情况,张巧巧有些茫然无措,但她有一个信念是坚定的,就是房子既是她和丈夫的爱巢,也是她和女儿的生存之本。既然自己从未将房子抵押,那么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一定要把这个房子保住。

  恰巧,张巧巧是某小学老师,该学校老师对学生每日课堂的出勤情况都需要其本人签字确认,而合同签订以及抵押登记办理之日,张巧巧正好对学生的测评结果填写了相应评语,落款恰好是自己的名字。张巧巧将该证据从学校调出,意图证明事发当日,张巧巧一整天在学校完成上课、评价等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外出办理房屋抵押手续,因此房屋抵押手续中其本人的签字不可能是真实的。但法官告诉她,这份证据不足以证明签名的真实性问题,如果想要证明“张巧巧”的签名不是她本人所签,应当依法申请鉴定,但是否申请鉴定,由张巧巧自行决定。虽然是否申请鉴定张巧巧有选择权,但是从法官的言语之间,她感觉到只要不选择鉴定,就一定会输了房子。她认为法官是在有意偏袒原告方,言语之间对法官颇多抱怨,甚至还去信访投诉了这位法官。

  尽管对鉴定有诸多的不情愿、对法官亦存在诸多的不满,为了保住自己的房子,张巧巧依旧向法院提出笔迹鉴定申请,要求鉴定抵押合同和抵押登记中的“张巧巧”签名并非其本人书写。鉴定机构接收到张巧巧的鉴定申请和鉴定资料后,通知张巧巧交纳鉴定费。鉴定费用很高,张巧巧东拼西凑交足了这笔钱,内心苦闷的同时亦对法官充满的怨愤。“法官明知鉴定费这么高,还让我申请,明显是有意为难我。”张巧巧如是想。

  鉴定结果揭晓的那一日张巧巧异常激动,喜极而泣。因为笔迹鉴定结果显示,抵押合同和抵押登记中“张巧巧”的签名,与笔迹鉴定样本中“张巧巧”的签名不一致。也就是说,抵押合同和抵押登记中“张巧巧”的签名并非张巧巧本人所签。再次开庭,张巧巧挺直了腰杆,对诉讼的结果有了充足的信心。她接连不断向银行工作人员追问当天办理抵押手续的情况,诸如是否核实身份证照片、是否确认房产证的所有人情况等等,银行工作人员在张巧巧的追问下不断动摇,最终承认抵押手续系他人冒名代办。

  法院最终的裁判结果对张巧巧来说是喜忧参半。喜在于,她的房子终于保住了,她不用承担抵押担保责任,所支付的鉴定费也被法院判决由原告支付于她;忧则在于,张巧巧的丈夫陈龙因为在抵押担保中存在过错,依法被判对赵一不能清偿债务部分的二分之一承担赔偿责任。

  宣判后,张巧巧向承办法官表达了谢意和歉意。她以为法院是和银行、借款人合谋来攫取她的房屋,没想到法官一直不偏不倚地对待每个当事方。此外,张巧巧还向法官表示,她一定尽快找到丈夫陈龙,向他了解相关情况,只要是该承担的责任,她们夫妻二人绝不推辞。

                初战告捷,却难逃为妻义务

  虽然张巧巧在第一次诉讼中胜诉了,但是她的心并没有放下来。因为,赵一在诉讼中提到的陈龙借款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于是张巧巧每天都要拨打一次陈龙的电话,并不断询问陈龙的亲戚朋友,希望丈夫早日回来应对这债台高筑的危机。这时候,张巧巧心里还惦记着丈夫平日里对她的呵护,愿意与他一同渡过难关。然而,丈夫始终音讯全无,她却再次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起诉人正是赵一,他要求张巧巧和陈龙偿还借款八十余万元。

  张巧巧内心十分焦急,她并不了解丈夫的借款情况。而陈龙自从染上赌瘾后,从未往家里带过钱。八十多万可不是小数额借款,张巧巧根本没用过一丝一毫。但目前丈夫下落不明,自己也无力偿还,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应诉了。潜意识里,张巧巧是不想还这笔钱的,因为她清楚这是丈夫的赌债,只是没办法证明,更清楚自己还有女儿要抚养。为此,她积极聘请律师来帮忙应诉。

  至于,赵一为什么会突然起诉张巧巧呢?原来两年前,赵一曾以陈龙为被告起诉过该笔借款,法院判决陈龙还款,而陈龙却一直推脱不还。因此,当银行起诉赵一要求偿还金融借款,赵一在无力还款、又查找不到陈龙的下落、陈龙和张巧巧签订的抵押合同也被认定无效的情况下,只好在律师的指引下,将陈龙的妻子张巧巧诉至法院了。

  庭审中,张巧巧的律师抗辩道,赵一在两年前起诉时未将张巧巧列为被告,应视为放弃对其主张还款责任的权利,再次起诉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同时,张巧巧对该笔巨额借款并不知情,且陈龙也未将其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故张巧巧不应承担偿还义务。

   然而,先前判决中陈龙已经对欠款事实进行自认,且该笔借款确实发生在两人的婚姻存续期间,并且张巧巧并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该笔借款未曾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法院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即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且债务人知道这一情形。最终认定张巧巧对该笔欠款负有连带清偿责任。

  听完判决结果后,张巧巧坐在法庭里沉默许久。之后,她突然抬起头,眼中噙着泪水对法官说道:“我老公对我真的很好,我还记得年轻的时候,我工作忙经常加班,我老公就会骑着车来接我,还绕远给我买最喜欢吃的饺子。黑天半夜回家的路上,我坐在自行车的后面,我老公还给我挡着风。那时我就想,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老公。可如今,他离我而去,生死不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如果没有女儿,我真的生无可恋。”

                 绝望之下,她从被告变成原告

  八十多万元的债务,而且这还不是全部,张巧巧每次想到已经催上门的各种债务,心中都很绝望,对丈夫的伤心和失望也就与日俱增。因为手上没有钱,张巧巧根本无法偿还这笔巨额借款。但是,赵一催债的脚步不会慢下来,毕竟他也需要偿还银行借款。

  百般无奈之下,张巧巧决定将现有的房屋卖掉,用来还款,以尽快摆脱丈夫陈龙所带给她的偿债噩梦。但是在联系好买家准备过户时,才发现房子因抵押登记未被解除且处于查封状态而不能过户。与此同时,张巧巧收到了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和裁定书,得知自己的唯一住房被查封,自己的工资账户也被冻结了。

  卖房的第一步,就是要把房本上的抵押登记解除。于是,张巧巧拿出载有“房屋抵押合同无效”的判决书去住建委要求办理解除抵押登记手续,但住建委的工作人员以判决中未明确写明撤销抵押登记为由不予解除。在莫名负债的委屈和债务累累的压力下,张巧巧满腔郁闷无处发泄。在把情况跟赵一和法院说明后,孤立无援的张巧巧回到家中将自己关在屋里失声痛哭。女儿被哭声惊吓,也抱着巧巧大哭起来。女儿哭累了,睡着了,张巧巧却失眠了。她独自一人在黑暗的窗前坐了一晚。想到与丈夫年轻恩爱时的点点滴滴,想到丈夫失踪后自己辛苦操持生活的苦痛,想到追债人气势汹汹的威胁,想到一次次庭审中自己逐渐麻木的心。天亮后,在女儿的一声柔柔的呼叫中,她终于醒过神来。

  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要继续。张巧巧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毅然决然地将住建委诉至法院,要求住建委撤销房屋抵押登记。庭审过程中,住建委坚持认为其进行抵押登记已经履行了相应的审查义务,并不存在过错;而且张巧巧要求撤销抵押登记所依据的判决中仅载明了抵押合同无效,未载明要求住建委撤销抵押登记,同时法院也未通知其撤销该登记。因此,住建委认为其不能随意依抵押人一方的申请撤销抵押登记。

  但在法院看来,抵押合同是申请办理抵押登记的必要材料,法院在先判决中载明抵押合同无效,说明住建委是依据无效的抵押合同作出房屋抵押权登记,欠缺合法的事实依据,应当给予纠正。故最终判决住建委对其作出的房屋抵押权登记进行撤销。

                 历经波折,她重新定义了“爱巢”

  房子已经不重要了,张巧巧如是想到。被陈龙抵押出去的房屋,曾是张巧巧和陈龙美满婚姻和甜蜜生活的代表,他们又在这里诞下爱的结晶。然而,随着丈夫的无影无踪,张巧巧被偿债的压力打击得体无完肤。两人共同打拼所取得的爱巢,如今在张巧巧看来,更像是一个讽刺。对于现在张巧巧而言,女儿才是最重要的,为了不谙世事的女儿,她愿意成为坚强的母亲。即便在没有房子的情况下,她也能尽力为女儿遮风避雨。

  在住建委撤销抵押登记后,张巧巧迅速与执行法官和赵一取得联系,希望法院先行解除查封,待她将房屋卖掉还款。负责执行的老法官看到张巧巧遵守法律的态度和认真履行判决的决心,考虑到该房屋是张巧巧的唯一住房,就为张巧巧和赵一做了执行和解工作。

  和解过程中,赵一看到张巧巧作为一个母亲的不易,主动允诺张巧巧可以先行偿还部分借款,剩余部分待张巧巧有钱后再行偿付,这样张巧巧还能将现有的城区大房子置换成小房子,保证有地方可以居住。张巧巧也向法官表示她对冻结她工资账户收入的执行行为没有异议,只要给她和孩子留够生活费即可。经过协商,执行法官解除了对张巧巧房屋的查封。

  待法院解除查封后,张巧巧迅速将房屋卖掉,并先行偿还了赵一50万元欠款,并偿还了陈龙的一些小额欠款。还掉部分欠款后,张巧巧用剩余房款在远离城区的地方购置了一套廉价的小房子,作为她和女儿以后的小家。

  看到女儿开心地搬进新的“爱巢”,然后快速地在小区里结交了一批玩伴。想到以后债务人再也不会上门突袭和威胁,而是等着自己攒钱慢慢还债,张巧巧露出了开心的微笑。她的心,在这一刻释然了。畅想着未来美好的生活,张巧巧感觉浑身充满了干劲和动力。至于丈夫陈龙,张巧巧已经不打算继续寻找了。或许等他回来,张巧巧将作出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

  (根据真实案例改编,人物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