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法院 > 法官出镜
密云法院法官任海滨
——用实际行动践行法官情怀
作者:徐秀丽  发布时间:2016-11-10 16:18:33 打印 字号: | |
  任海滨是一名已在法院工作30多年的老法官。院里的小辈整天叫他“老任师傅”,还没大没小地跟“老任师傅”开着玩笑。但是我对他却一直心存敬畏,从来都称呼他“任老师”。可能是任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太严肃了,我见到他时,他穿着一身黑色法袍,手里抱着一摞案卷,急匆匆地往法庭赶,不苟言笑。2014年,我被调到审判庭之后,居然有幸与任老师处于同一办公室办公,并在短短的半年时间之内,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而任老师工作、为人的种种也让我忍不住想提笔写写,如同回味一杯口感极好的茶水,一品再品。

             加班“钉子户”

  进入审判庭之后,由于对业务不太熟悉,我常常需要加班学习。而每次我加班的时候,任老师也在加班。作为老法官,办案子应该轻车熟路了,为什么还需要加班呢?我忍不住好奇地走到他身边跟他聊一聊。见他正在填一个自己装订的小本子,我问他这是什么。他平静地说,这是我的结案记录本。自从我办案以来,每一个案子审结,我都会对案件审理情况做个记录,并形成比较完整的审理报告。“您一年审理二三百件案件,记得过来吗?”“加加班呗,这是我多年形成的习惯,可以作为资料备查,否则时间久了,肯定会淡忘了。”难怪任老师的办案质量这么高,发改率极低。我想这应该就是他的办案秘笈,即注意及时总结个案审理经验与问题,为以后案件审理进行提示和防范。

  一到年底法院便进入了加班节奏。但近年来随着均衡结案工作的开展,年底突击结案的情况已缓解不少。但是任老师还在加班。他说,他要努力将未结案件数量减少,年底清空案件已经成为他的另外一个习惯,否则他就寝食难安。晚上七八点钟,他还在给当事人打电话,交代证据提交、开庭等相关事项。夜幕降临以后,已年近60岁的任老师,带着一副镜腿绑着透明胶带的坏了的老花镜,独自翻阅着厚厚的卷宗,或者缓慢地敲击键盘。这个画面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不时地在我脑海中浮现。任老师的父亲得了癌症住院化疗期间,他也要坚持结完案,一大清早把老父亲送到北京城区的医院之后,赶回密云已是下班时间。他就匆匆吃点饭或者饿着肚子继续加班了,并经常干到九、十点钟再回家。以至于,同事们打趣他说,老任,你都成加班 “钉子户”了。

             判决“大磨石”

  大家都说任老师是个慢性子,尤其是在判决书写作上,基本上是不到最后一刻不发。一开始,我总以为他是打字太慢或者工作拖沓,后来,我才得知,他是在磨“判决”。他说,判决写完了,要放一段时间再看,也许会发现新的问题。让我无比佩服的是,在大家急于追求高结案率的同时,他仍然沉得住气。

  我以前总认为,老法官写判决应当不费吹灰之力之力,或者至少不会像我们年轻人一样再去动太多脑筋,他们应该完全进入了程式化写作阶段。但任老师并非如此,他对待每一份判决如同第一份判决的态度是一样的,“能磨还得磨”。不仅如此,他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判决书在正式定稿之前,他总喜欢将判决书多打印几份让我们这些审判新兵们帮着校核一下。他认为,每一个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多一个人总能帮他发现问题。如果有人给他提出了问题,他会高度重视,不仅欣然接受,还会一板一眼地跟大家讨论一下。

  因为办案时间短,对于裁判底气不足,判决拟稿之后,我总央求任老师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帮忙看一下。任老师帮我看判决,往往是我接受裁判文书写作培训的“黄金时间”。他不但会指出我写作形式上的一些瑕疵,还会传授我一些写作技巧,告知我如何抓住焦点进行写作,如何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进行适当地回应等。可以说,任老师的点拨充满了智慧,常常让我醍醐灌顶。于是,我开玩笑说,这要是在古代,我得给您买个猪头,正式拜师学艺呀。任老师听完,嘿嘿一笑说,现在也可以买呀。

             同事“知心人”

  相处久了,我发现任老师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刻板严肃,相反他更像一个“老顽童”。尽管家庭面临着很多烦心事,但是他往往只是简单地一提而过,大部分时间总是乐呵呵地,忙着忙哪。除了完成本职工作,他还热衷于养花、养狗,热爱摄影,以无限的热情投入生活之中。

  任老师是出名的热心肠,总是在工作、生活等很多方面,给与同事或者年轻人很多无私的帮助。书记员小丫头们贪觉,经常会迟到,吃不上早饭。任老师就天天地帮她们带饭。此外,如果任老师家里的果树结果了,或者有啥新鲜好吃的,他也会大包大包地带到单位送给大家吃。于是,每到饭点过了的时候,总有人跑到任老师办公桌前,寻摸点吃的,因为大家知道任老师这儿肯定有好吃的。

  要是有人买房子、买车或者结婚请客之类的,更是少不了任老师。她们总是喜欢找任老师出出主意、想想办法。因为任老师总是不厌其烦,乐于帮忙,能出力就出力,能出钱就出钱。任老师对单位招录的外地大学生特别照顾,自己的儿子还没找到对象呢,却热心地帮着大龄青年张罗对象,成功率还挺高呢。逢年过节,他还让这些大学生们去他家吃饭,如果不去,他就会亲自过来帮着大学生们包饺子,给他们做饭吃。

  当然,任老师仅是密云法院“老法官”们的一个缩影。这些老法官大多跟共和国是同龄人,也见证了人民法院60多年的成长历程。他们历经风雨,饱受沧桑。尽管学历文化不高,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是他们身上闪耀着作为人民法官的光辉品质:认真、踏实、执着、奉献……我想,作为年轻一代法官除了应该学习他们的知识经验外,更应当传承他们身上的精神品格,特别是对于法官职业的坚守和信念。
责任编辑:刘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