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外婆的年夜饭
作者:刘彦  发布时间:2017-01-18 10:09:26 打印 字号: | |
  在我的记忆中,每当从我放寒假伊始,外婆就开始为了年夜饭忙碌了起来。南方的冬天格外湿冷,冷风似乎能透过衣服钻进骨头里,家里没有暖气,屋里除了比外面少了点北风,其他都是一样冷,但这些对于外婆并不算什么,作为年夜饭的总指挥,她为了过年时一桌圆满的团圆饭,一直都是干劲十足,家里面的气氛也被她带动的热火朝天。

  外公是外婆麾下的一员大将,主要负责听外婆的指挥进行采买。为了能做出最可口的饭菜来,外公需要买来最新鲜的食材。粮油是必不可少的,为了做出洁白细腻的米糕,蒸出鲜香软嫩的包子,上好的面粉也是必须。外婆家的院子里有一片小菜园,外婆外公会根据不同的季节种上不同的菜苗,保证四季都能吃上应季的蔬菜,除了自家种的蔬菜,外公还需顶着寒风早起赶去早市,赶着去抢最好的那份菜,如果买不好或者买贵了,外婆会一边洗菜一边念叨外公,外公被念叨了也不生气,下次会起的更早去买。

  等材料都备齐了,外婆就要进入到节前最忙碌的阶段了。蒸包子是一项大工程,通常需要三到四个下午的时间。吃完午饭,外婆就会利落的收拾好桌子,桌面上放置好各种工具,蒸包子工程正式展开。外婆和面,擀皮,外公负责调馅和包,有香菇鸡肉馅、猪肉白菜馅,还有我最喜欢的黑芝麻馅的,将黑芝麻晒干,用碾子将黑芝麻碾成细细的粉,用白砂糖与黑芝麻粉拌在一起,就做成了香香甜甜的黑芝麻馅。包完之后,将包子整齐的码在蒸屉里,放在大锅上蒸,不同馅包子要分不同批次蒸,外公还特意将包子的褶捏成不同的方向以便于区分。包子甫一出锅,热腾腾的蒸汽立刻弥漫一整屋,外婆总会让我第一个吃,用双手将新鲜出炉的热包子掰成两半,看着黑芝麻馅缓缓流出,再用嘴轻轻的吸一口,这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简直是最幸福的事情。蒸包子之余,还会顺便蒸上一些米糕,米糕是我们家乡必备的过年食物,在年夜饭的桌上一定会出现它的身影,白白的米糕上点缀着红枣,用刀将它切成均匀的薄片,象征着步步高升,外婆相信,吃了米糕,新一年一定会有好兆头。

  自家腌制的卤味也是年夜饭上的必备。南方因为温度不够低,新鲜的肉类都不能长期保存,于是腌肉、卤肉等方法适应了南方人民想要长期保存肉类的需要。虽然现代科学对腌制的咸肉等很不推崇,认为其不健康,但对于外婆来说,如果没有腌咸肉,年夜饭就不能称之为年夜饭。外婆年纪大了很是固执,即使跟她说了一千遍腌制食物不健康,在每年邻近过春节的时候,谁也不能阻止她做咸肉。做咸肉最重要的就是腌制的过程,在肉上要擦多少盐,肉要风干多少天都是有讲究的,外婆每次做这些的时候总是要念叨说我们年轻的一辈不爱吃也不会做,她的手艺都快失传了。虽然咸肉作为一个传统的食品,在现代社会已经越来越不受欢迎,但是外婆做的其他卤味却一直受到我们家的大力追捧。卤鸡翅、鸡腿、鸡爪,卤牛肉、兔肉,还有自家做的熏香肠,也不知道外婆是如何调制的卤汁,做出来的卤味有种特殊的香气,样子也很是美观,我记得自己每次都是直接用手拿起就吃,吃完还忍不住想舔舔手指。

  当这些过年的必备食品都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春节也就真的来了。年三十的晚上,外婆会将所有卤味都热好、盛在大大小小的盘子里,将各种包子和年糕蒸热,再炒上几个她拿手的菜,将所有菜摆了满满一桌。外婆平时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但是对于年夜饭这件事却十分坚持,坚持到固执的程度,她一定要全家人都到齐,一起围坐在桌边吃年夜饭,好像吃年夜饭是一个重要的仪式一般。看着我们将筷子都伸向她做的菜,外婆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随着我外出求学、工作、结婚,回家吃年夜饭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一年也差不多只能见外婆一次,但是每次只要看见外婆,外婆还是会和过去一样给我做她能想到的各种好吃的,在她的印象里,我永远都是个爱吃的小姑娘。外婆一年年的渐渐老去,她的耳朵已经不是很好,腰也不是很灵便,她已经不是我记忆里那个年夜饭的总指挥了,她也不能再轻松做出一大桌的菜了。但外婆对年夜饭的重视却影响了我们后辈,那种渴望团圆、追求幸福的精神是我们家永久的传统。现在是我的父母主要负责做年夜饭,外婆只需要稍加指点即可,我想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年夜饭的总指挥,将家里的传统一年一年传递下去。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