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法院 > 法官出镜
房山法院法官:连春祥
作者:赵艳艳  发布时间:2017-01-16 17:27:46 打印 字号: | |
  连春祥,男,1965年1月出生,汉族,毕业于北京广播电视大学法学专业。1983年11月到房山法院工作,历任张坊法庭助理审判员,长沟法庭审判员,现任窦店法庭审判员,是房山法院目前唯一一名驻守基层派出法庭25年以上,并且仍坚持亲自审理案件的资深法官。由于业绩出色,他曾三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并获得“第九届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暨首都政法先锋”“全国法院先进个人”“北京市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修复民情的“巧手”法官

  连春祥的祖父是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耳濡目染下连春祥身上有着一种特别的质朴与坚韧。18岁时初到房山法院,连春祥就被分配到距院机关35公里的交道人民法庭。当时法庭地处偏远山区,办公条件艰苦,连春祥却很知足,每天都朝气蓬勃地投入到审判工作中。法庭下辖5个乡,面积大,山区众多,为了能给老百姓解决好纠纷,他每天骑着破旧的自行车辗转在各个山村调查勘验、办理案件,有时候到偏远的山区巡回审判就需要住到村里,一去就是半个月。

  人民法庭法官审理的大多是普通的民事案件,有的甚至是鸡毛蒜皮,常被人叫做乡村“小”法官,可连春祥认为“乡村案件无小事”。中国的乡村往往是一个亲缘、邻里关系复杂的人情社会,很多案件本身并不难,但如果简单通过判决解决很可能让亲人反目,邻里失和,因此在乡村办案必须既符合法理,又契合民情。在一起邻里纠纷引起的案件中,一棵树让两家多年的老邻居对簿公堂。60多年前,北屋的老人在家旁边种了一棵杨树,正好位于现在南屋村民宅基地的院子里,60多年过去了,杨树长得又高又粗,根也扎得越来越深,影响了南屋房子的地基。两家因为这件事吵得不可开交。南屋村民要求北屋老人砍树,北屋老人坚决不砍,事情越闹越大,最终到了连春祥的案头。熟悉乡俗民情的连春祥清楚,案情虽然并不复杂,但如果简单判决让北屋村民伐树,容易使两家变成仇人,难以解决根本问题。连春祥利用下班时间走访两户村民,终于通过北屋老人的儿子做通了工作,最终两家一致同意,南屋支付一定费用给北屋,而杨树的所有权则划归南屋。这样一来,伐树的问题从两家的矛盾变成了南屋的自家事,纠纷顺利解决。连春祥结合农村实际与多年办案经验,摸索出了一套“听、说、放、忍、真、快、靠、勤”八字诀乡村办案法,并引入基层组织负责人等第三方人员参与纠纷化解,高质高效审结辖区十多个乡镇近6000件民事案件,有效的弥合了数千个家庭的矛盾。

  就这样,在人民法庭这个“小”岗位上,连春祥坚守了二十余载,从朝气蓬勃的青年成长为乡村法官的典范,他将审判从庄严的法庭延伸到村居民舍,将条文上的法言法语变成了乡亲们耳熟能详的乡言俚语,老百姓们亲切称他为“心里装着百姓的乡村法官”。

            担当、务实的“好人”法官

  多年的乡村法官经历,让连春祥深深感到,要想当好一名基层法官只有专业的法律知识,只保证案件的公平、公正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担当的勇气和一颗法官的职业良心,要最大限度地解决当事人的实际困难。

  在一起女方6次起诉离婚的案件中,被告方情绪非常激动,扬言要与原告“同归于尽”,坚决不肯离婚。连春祥通过多方走访,全面了解情况,每隔几天就通过电话和被告谈心,了解他的思想动态,一个多月后,时机成熟时才判决双方离婚。有了充分的前期准备工作,被告接到判决书时没有过激反应。连春祥还及时与村委会及当地派出所联系,请他们关注被告的动向。一年后,已经走出离婚阴影的被告专程找到连春祥向他表示感谢,称他是帮助自己度过难关的“好人”。

  2016年,连春祥已经年过50,他曾笑言“案子办得越来越多,头发剩得越来越少。”但他仍然像年轻人一样努力工作,常常一天开三四个庭,年平均结案300余件。他常说“虽然我们是乡村小法官,但是“小”的工作岗位并不影响我们践行法官的职责,贴近百姓,反而更容易在辖区百姓当中树立起法院的威信。”

            笔耕不辍的普法先锋

  26年的人民法庭工作经历使连春祥的心深深扎在这片土地上,他把当事人之间从针锋相对到握手言和的曲折故事,把同事们兢兢业业的工作状态全部化为了生动真挚的文字——“乡村法官日记”,连春祥因此被《中国法院网》评为“博客之星”。除此之外,连春祥把法学理论与多年的审判实践相结合,与他人合作出版了《民事办案调解要点与技巧》《诉讼证据》等多部专业书籍,是辖区里名副其实的普法先锋。

  华发虽生,壮志长存;心系百姓,初心不改。法庭见证了连春祥的成长,而连春祥也深深热爱着乡村法官这一职业,他胸前的法徽闪亮如初,他对公正的追求依然执着,他扎根在距离百姓最近的地方,用三十三年如一日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人民法官的坚守和信念!
责任编辑:刘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