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也请为妫水女吟唱一首赞歌
作者:石菲  发布时间:2017-02-22 09:40:27 打印 字号: | |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徐志摩用一句诗刻画了神秘美丽的女子形象,用一个动作展现了东方女性的朦胧美。而我觉得,美的不只是低头的娇羞,更有抬头的自信。

                  举手抬头的妫水女

  志摩以《沙扬娜拉》这首诗塑造了一个神秘、优美的女性角色,更是让世人对东方女性的美丽有了直观的印象。然而同时,这首诗也让我们走入了一个误区,似乎人们对东方女性所有美好的阐释都寄托在这娇羞的低头之中。

  低头间,让柔美的脸庞更加富有朦胧美;低头间,让娇小的身姿更加令人向往;低头间,让含羞的表情更增添想象力。在过去的十几年,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东方女性的美就在这低头的动作间一览无余。而来到延庆后,偶然发现了妫水女的一尊石像,才恍然大悟:谁说仰起头的东方女性没有魅力?石像表现的是妫水女在劳动休憩时,坐靠在河边的石头上,抬头仰望天空,并举手擦拭汗水的形象。那种放松时的轻倚缓举的姿态美,那种劳动后自然流露出的愉悦情态,使一个生动的美丽女子的形象直击你的内心。

  如果说低头的娇羞表现出一种依附的感觉,那么仰头的愉悦则表现出女人一种自信的态度。当很多人依然在为娇羞的低下头的女孩赞美时,也请留出一些注意给自信的抬起头的女孩们,她们才是真正独立自由的新时代女性。不要吐槽女汉子越来越多,那只是女子们在变得独立,变得有担当;不要倾诉女孩越来越强势,那只是女子们在变得自信,变得有能力。那些欣赏菟丝花一般女子们的人,也请关注一下木棉一样的女子,因为她愿意和你分担寒潮、风雷和霹雳。

  而在这些众多的妫水女的形象中,我想赞美下女法官这一角色。她们化解社会矛盾,勇于担当;她们手持正义天平,判决是非;她们深入田间地头,调和关系。

                  折腰抬头的张庭长

  立案接待大厅的窗口由高台和一面厚厚大大的玻璃组成,高台和玻璃之间仅有一道五十厘米左右高的空隙。玻璃的隔音效果相当不错,因此法官和当事人进行交流只能通过这五十厘米高的空隙。一般只有在双方都坐到椅子上时,才可以直接面对面进行清晰地交流。然而坐立的姿势会让双方产生距离感。且椅子数量有限,如果当事人人数较多时,大部分人只能站着。这时候,厚厚的玻璃就隔断了立案法官和当事人之间的对话。

  张庭长个子不低,一米六几的身高高出桌台很多。她喜欢站着与当事人进行交流,这样双方距离更近,当事人也觉得更亲切。但是由于玻璃隔音,当张庭长站着说话的时候,当事人基本听不清讲话,会出现满脸迷惑的表情。更有甚者,会认为法院无心办事,愤怒指责立案法官,导致大厅秩序混乱。久而久之,每每对当事人解释法律问题时,张庭长习惯了折腰侧身抬头对着高台和玻璃空隙外的当事人说话。

  有一次,二十多个当事人持行政诉讼书来法院起诉。因为当事人已经尝试很多渠道解决问题,但都被拒绝,正当愤慨之际来法院寻求解决之道。有些当事人大声怒骂,有些当事人满口抱怨,整个立案大厅立马陷入一片嘈杂中。这时,张庭长出马了。她拿起诉状仔细阅读、听当事人解释完事情经过后,又折腰抬头大声向当事人解释诉状的问题和相关的法律规定。有一位当事人看不过去,默默地插了一句话:“你这样歪着身子抬头说话不难受吗?” 张庭长闻言笑道:“我们立案大厅的玻璃隔音效果太好了,我要站着说话你们肯定听不到。我怕你们着急,这样说话你们听着清楚。”然后继续折腰侧身向当事人解释。本来言语特别激动的当事人一下了都安静下来,耐心地听张庭长讲到最后。

  我也一直曾尝试折腰侧身抬头对当事人讲话,但那样没几秒钟,我就会觉得脖子酸痛、腰不舒服。可想而知,身高远超我的张庭长侧身十几分钟该有多累。因此,每当张庭长折腰抬头为当事人解释法律规定时,我都以敬仰的目光望着她。那时张庭长身上似乎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美丽无比。

  古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因为在世人眼中,随折腰倒下的是贞操、人格和气节。今却有张庭长为工作折腰,因为在这里,折腰代表着一种尊重和换位思考。

                 “变脸”抬头的张法官

  如果有人问我立案庭法官中谁最温柔,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张淑娟法官。当我第一次踏进立案庭的办公室,就被她一脸温柔的微笑迷住了。然而平日里总是微翘嘴角的张法官也有“变脸”的时候,那就是在面对法律问题的时候。

  张法官主要负责庭前调解工作,很多当事人认为双方没争议,又看张法官挺好说话,就试图拒绝提供一些必要的证据。每当这时,原本笑眯眯低头审查材料的张法官马上绷起脸抬头对当事人说:“证据是必须要提供的,这是法律规定,是你们的义务,也是法院对你们双方都负责任的一种方式。如果你们自己对自己的事都不负责任,别人怎么帮你们?”调解工作不仅要向当事人释明相应的法律规定,更是要说服当事人接受调解并告诫其法律风险。面对法律问题时,只有法官自己严肃了,当事人才能认真对待。因此,张法官的“变脸”总是能收到预期效果。

  当然,张法官的“变脸”不只是在接待当事人的时候,在对待工作和与同事探讨法律问题时也是如此。

  记得某天,我作为张法官的书记员为一个法定继承纠纷案件记录调解笔录。张法官事后检查调解笔录时,发现我忘记记录房产的购买时间和继承人父母的结婚时间。她立马抬起头严肃地告诉我:“你看,如果你要不写明这两个时间,就无法确定这一房产的权属。假如房屋是婚前购买,可能会涉及到其他继承人,这一法定继承案件就存在程序瑕疵了。”我虽然不太适应张法官一瞬间的“变脸”,但我也明白,她是担心温和的态度会影响我对这些法律问题严谨性的认识。

  因此,每一次碰到案件有疑问找张法官答疑时,我都下意识地去看她的脸色。当看到她严肃地抬起头时,我就感觉特别踏实。

                  微笑抬头的刘法官

  身为两个宝贝的妈妈,我的师傅刘法官可以称得上“女汉子”。实际上,手臂有力、徒步生风的她身材十分娇小,嗓门清亮的她一口娃娃音。如果她给当事人答疑,那么离立案窗口十米远,你就能听到她清脆的声音。

  立案窗口对一个法院的形象至关重要,因为它是当事人接触法院的第一张面孔。如果你有任何情绪上或言语上的不足之处,当事人很容易误解法院的“法官”已经被对方“收买”了。当事人的态度和想法正是衡量诉讼服务的一个重要标准,因此对新人而言,在立案窗口与当事人打交道是一门学问。刘法官之所以在这一方面做得让当事人满意,主要在于她永远不吝啬自己的笑容。无论是态度冷硬还是喋喋不休的当事人,刘法官总能微笑面对,让他们从进入法院的那一刻起,就不会觉得自己被区别对待。

  刚开始为当事人审查立案材料时,作为新人的我特别担心犯错,所以对材料中出现的任何一点小问题都十分紧张和敏感。随之这种敏感和紧张就转变成言语和态度上的冷硬,因此有些当事人总会指责我“不通情理”,认为我在为他们施加困难。每当这时候,刘法官会主动过来帮我答复当事人的疑问和解释其中的法理。她先会认真仔细地向当事人解释我们严格要求的法律依据,并说明这是法院负责任的表现。如果当事人依然抱怨,她就会向当事人剖析这样要求对当事人的好处,从当事人的角度为他说明材料有问题的风险,并抬头向其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此时,当事人就会“恍然大悟”,然后同样笑着说谢语。

  跟随师傅久了,我也会学着向当事人多多微笑。然而有时候我也会疑惑:对于“胡搅蛮缠”“口出恶语”的当事人,我们如何冷静地向他们微笑?刘法官笑着回答:“有时候当事人是出于对对方当事人的愤慨或是怕自己遭到不公的待遇,才会态度差的。我们要尝试站在当事人的角度考虑问题,缓解他们内心的焦虑和愤怒。而微笑是最不令人设防的,我们对他们微笑了,他们也会改变自己的态度的。”

  是啊,抬起头给立案的当事人一个微笑,也许他们就会觉得手头的纠纷找到了公平的解决之地,也许他们就会冷静地收起不好的态度,也许他们就会看到从“走投无路”到“柳暗花明”的曙光。

  微微低头的观世音圣洁而慈祥,微微低头的何仙姑柔美而善良,微微低头的唐朝美人温婉而端庄。然而,抬起头的自由女神高贵而优雅,抬起头的妫水女自信而温暖,抬起头的女法官亲切而正直。无论是折下腰的张庭长、变了脸的张法官还是微微一笑很温暖的刘法官,都展现了抬起头的“妫水女”也很美丽,都让我们情不自禁地为她们吟唱一首赞歌。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