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读《巨流河》有感
作者:田雪娇  发布时间:2017-03-29 11:02:03 打印 字号: | |
  巨流河是清代称呼辽河的名字,她是中国的七大江河之一,辽宁百姓的母亲河。这本书从巨流河写起,源于作者齐邦媛女士出生在东北辽河边上,这位老人80岁时提笔开始回顾她的一生,同时也是对她父辈那一代深重历史的回首,也是基于一个中国人,对于暌别多年的家乡,对于被拼命剥离的文化的深深感怀。

             书中的家国情怀令人动容

  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沦陷。齐邦媛先生离开家乡,跟随着父亲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从东北到南京到汉口到湖南到重庆,这一路,经历了许多我们在太平岁月里无法想象的苦难,却也收获了许多感动和真诚。这一路,所有逃难的人都是亲人,青春在这样的日子里绽放,灵魂在这样的日子里坚强。作者一生远离政治,但这本书给我最多的感动却正是那种家国命运系于一身的使命感、那种现在听来有些荒诞然而却真实不虚的神圣感,我无时无刻被感动,甚至落泪。不仅仅因为书中所述的动乱、危难、坎坷,而是那一代人的良知,那一代人的相濡以沫,那一代人对学术的承担,对国家的承担,对自我生命的承担。那份“中国不亡,有我”的爱国情,那份“弦歌不辍”的正义坚守,那份在枪林弹雨中一起躲警报也一起谈诗论学的情怀真的存在过,那份西南联大纯净的岁月、不含一丝杂质的师生情和友情真的存在过。这一代知识分子后来能在文革中各种折磨的间隙里继续他们的学术事业,除了因为他们真正的热爱在支撑着他们外,更因为他们是从那样的水深火热中走过来的人。也只有这一代人,独一无二的这一代人能做到如此,时代剥夺了他们青春年华的平静岁月,却也给了伴随他们一生的定力、责任与坦然。

             书中的人世无常让人感慨

  正如王德威先生所言,齐世英、张大飞、朱光潜、钱穆是直接影响了齐邦媛先生生命状态的四个关键人物:父亲齐世英的温和洁净、“大哥”张大飞的虔诚深情、恩师朱光潜的治学风范、大儒钱穆的独世品格,这些风骨强烈的灵魂,勾勒出联结齐先生生命历程的一条线索,诠释了“玉汝于成”的个体实质,也展现了那个时代值得为人称颂的某种精神气质。对于读者而言,可对每个人物盖棺定论,而于先生,或只如木心先生的那句话,“我所见的生命,都只是行过,无所谓完成。”齐邦媛先生写了与上述四个关键人物的交集岁月,写了每个人物给她生命旅程带来的深刻影响,有启蒙、有帮助、有相伴、有误解。当遗憾和误解已经铸成了那一条无形的边界,一切终将不同,人们耗费一生,可能仍然无法跨越。齐先生内敛和节制的笔调唱出了流在血脉中难忘的苦痛,也以其大河一般的胸怀安抚着历史重负下的心。尤其因为历史政治原因致使的大陆与台湾的地理隔离,人与人的离散与隔膜,她想起杜甫的诗句: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之前背过这首诗,但觉悲凉,却难以体会。但在齐邦媛的语境中,真能感受到那种时间的沧桑和世事的无常。

             书中的真挚爱情催人泪下

  齐邦媛和张大飞之间的情事想来是她一生中最念念不忘的回忆,而我们都知道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那个没有手机、微信和QQ的年代,所有的心动都只能用你来我往的信件得以传送,微妙且意味深长,像宫二和叶问,齐邦媛和张大飞。在这些信件里,“爱”其实是最不会出现的一个字眼,他们一来一往写尽了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感,唯独直抒胸臆地说爱少之又少。曾看到个段子说夏目漱石让学生翻译I LOVE YOU,学生直译“我爱你”,夏目说:日本人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呢?翻成“今天月色很好”就足够了。那个年代的中国,跟夏目漱石的日本应该是一样的,宫二在很多年之后即将告别人世才敢告诉叶问“我的心里有过你”,而齐邦媛也在年华老去后的回忆里写:在战火燎烧、命如蜉蝣的大时代里,他是所有少女憧憬的那种英雄,是我那样的小女生不敢用私情去亵渎的巨大形象。少女情怀总是诗,7年的通信到最后化作飞虎队英雄以身殉国后的一大包遗物,唯一的交集是南开中学操场上那个雨中告别的拥抱,看她不遗余力用反常的精细笔墨还原了那个19岁的雨天:他的情话,他的穿着,他的拥抱,他的“我必须走了”,最后平淡跟上一句:“今生,我未再见他一面。” 张大飞的陨落,只是时间里被理想埋没了的旧日冲动,只是齐邦媛先生过去的眼泪的泯灭,只是一个人不得不成长的见证,然而这份感情,却持续一生,深藏心底,令人动容。

  一位老迈之人回首一生,从巨流河到哑口海,叹世事两茫茫。悲伤也好,愉悦也罢,到最后都消失了。余下纠缠不休的是那些忘不掉的人和世,对这个国家和民族历史的温情和敬意。

  我想,我们成长于和平年代,更应该以史为鉴,拥护党和国家关于祖国统一、一国两制的政策,真诚祝愿海峡两岸远离纷争,扩大交流与合作,携手共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同时,我们要将个人的发展更加融入于历史社会发展的潮流趋势中,在国家深化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坚守岗位,努力工作,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