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海拾贝
日本刑事审判中的“裁判员”制度(一)
作者:郑飞飞  发布时间:2017-02-21 11:04:33 打印 字号: | |
  日本裁判员制度既不同于大陆法系的参审制,也有别于英美法系的陪审制。它是按照规定的条件和程序,从普通国民中随机选任裁判员,让其与法官共同参与刑事诉讼程序,对特定范围的刑事案件进行审理和裁判的国民参与司法制度。日本裁判员制度的基本特点是:裁判员参审案件的范围具有有限性,只有重大刑事案件才实行裁判员审理;担任裁判员候选人的门槛很低,并且按照随机方式选任裁判员;建立精细的裁判员参审案件机制,充分保障裁判员实质性参与司法;设置严格的裁判员参审保护和惩戒机制,确保裁判员制度在实际运行中发挥作用。日本裁判员制度及其严密的程序设计,对目前我国正在进行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具有启示意义。

           审理案件范围

  日本裁判员制度适用于审理一审重大刑事案件。具体包括:被判处死刑或者无期徒刑的案件;因故意犯罪导致被害人死亡的被处以1年以上刑罚的案件。按照规定,如果案件属于裁判员审理的案件范围,那么法院应当采取裁判员审理方式,被告人没有选择是否实行裁判员审理的权利。这与英美法系国家由被告人选择案件是否实行由陪审员审理的做法是完全不同的。

           合议庭的组成

  日本规定,实行裁判员参与审理案件,通常由3名法官和6名裁判员(3+6型)共同组成合议庭审理,其中1名法官担任合议庭的审判长。这种合议庭组成结构有利于裁判员实质性参与案件审理。同时,合议庭中裁判员的人数适当多于法官人数,可以有效防止法官对裁判员产生不当影响。合议庭中包含3名法官,能够避免在法律适用问题上产生独断。 如果控诉方、被告人和辩护人对起诉事实没有争议,并且对合议庭的组成也没有异议,法院可以裁定由1名法官和4名裁判员(1+4型)组成合议庭,对案件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判。此时,法官为合议庭的审判长。这样既能保证国民参与司法的权利得到实现,同时也可以节约司法成本,提高案件审理效率,减少社会民众的负担。

          裁判员的选任资格

  日本对裁判员选任资格的条件十分宽松,凡是具有众议院议员选举权(即年满20岁)的日本国民,都具备担任裁判员的资格。担任裁判员(适用于候补裁判员,下同)的“不适格事由”:不具备担任国家公务员条件;未完成义务教育,但具有与义务教育同等以上学历的,不在此限;曾经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因身心障碍使得执行职务有显著困难。担任裁判员的“禁止就职事由”:一是基于国家司法、立法、行政等权力分立和相互独立而作出的限制,包括国会议员、中央与地方的行政官员等;二是基于参与主体的平民性要求而作出的限制,即法律专业人士不宜担任裁判员,包括法官、检察官、警察等,以及律师、公证人、法学教授等,甚至正在接受司法训练的学生也在排除之列,以防止法律专业人士的司法专断。

           参加庭审程序

  裁判员和候补裁判员应当按照通知的日期参加开庭审理活动。法庭上,裁判员同法官一起坐在审判席上,法官坐在审判席的中间,审判长坐在审判席的最中间,6名或4名裁判员分别坐在法官两侧,候补裁判员坐在裁判员的后面。在开庭审理前,裁判员不得接触来自于检方和辩方的诉讼资料。在案件审理期间,裁判员禁止接触媒体,也不得对外发表或泄露相关案情。日本的案件开庭审理程序通常分为开头陈述、证据调查、被害人陈述和最后总结等几个阶段。

  开头程序。开头程序由检察官开始,检方简单且明确地说明起诉状的内容和诉讼主张。辩方针对检方所提出的起诉内容,提出相应的答辩主张。通过开头程序,可以反映审前准备程序中整理出来的争点和大概案情,有利于裁判员尽快进入审判状态。

  证据调查。证据调查要紧紧围绕审前准备程序整理出的争点进行,以争点为中心展开,不能在争点之外提出证据。在证据调查中,犯罪事实与量刑事实要严格分开。证据调查时,法庭应通过言词形式对证据进行调查。诉讼参与人可以通过大型屏幕,配合适当的照片、图面或模型展示证据。在证据调查过程中,裁判员同法官一样,可以对证人、鉴定人或被告人进行讯问。如果需要在法庭外讯问证人或者其他人员,裁判员及候补裁判员应当在场。

  被害人陈述。在裁判员审理的案件中,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委托的律师,可以向检察官申请参与审判程序;检察官除非有相当的理由,不得拒绝。被害人在法庭中坐在检察官旁边,全程参与审判,也可以委托律师代为出庭。出席法庭的被害人及其律师可以在法庭上陈述意见。被害人经审判长同意,可以陈述意见或者对证人进行询问,并提出对被告人的量刑意见。裁判员可以质问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

  最后总结。检方应当分别对案件事实与法律适用问题发表最终意见,提出具体的量刑意见及其理由。辩方的最后陈述也分为事实与法律部分。其中,事实部分主要是针对检方所提到的事实进行反驳,并指出其矛盾之处;法律部分是针对检方所提出的法律适用和量刑意见,提出相对应的观点。双方当事人的最后陈述,应当以简洁而清晰的方式,使在场的裁判员和法官能够准确地了解其诉讼主张。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