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海拾贝
美国的辩诉交易制度最新发展
作者:郑飞飞  发布时间:2017-03-17 11:18:51 打印 字号: | |
  多年来,辩诉交易已经成为美国刑事司法领域的灰色地带。基于当前的辩诉交易制度,检察官提出的认罪协议仅受到辩护律师的审查,并主要由辩护律师保证辩诉交易的公正性。司法实践中,辩诉交易并不公开进行,辩诉交易的有效辩护问题,不仅受到证据效力和犯罪严重性的影响,也受制于律师的水平、薪水和热忱度等因素。

          联邦最高法院最新判例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此前将辩诉交易视作诉讼的附带问题,很少考虑加以规制。不过2012年以来,辩诉交易中的有效辩护问题有了新的进展。2012年3月,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票数对拉弗勒诉库珀案与密苏里诉弗莱伊案作出判决,判决认为,导致被告人拒绝辩诉交易的无效辩护,符合斯特里克兰诉华盛顿案中的“辩护缺陷”和“损害结果”双重标准。

  在弗莱伊案中,弗莱伊曾三次因无证驾驶而被定罪,在2007年又被指控犯有该罪,并将被判处最高四年的监禁刑。检察官向辩护律师提出减轻指控至轻罪以及减少刑期至90日的书面认罪协议,并附有明确的协议期限,但律师没有将该认罪协议告知被告人,导致该提议过期失效。随后,弗莱伊在未知悉认罪协议的情况下作出认罪答辩,并被判处三年监禁。在随后提出的定罪后救济申请中,弗莱伊指出,如果他知悉检察官提出的认罪协议,就会接受该协议。州初审法院驳回了弗莱伊的申请,该裁决随后被州上诉法院撤销。上诉法院认为,弗莱伊被认定重罪并判处更重的刑罚,导致其权利遭受损害,据此撤销原判,允许弗莱伊重新接受审判或者接受检察官提出的认罪协议。

  库珀案件涉及类似的问题。2003年3月,库珀朝曼迪连开四枪,而曼迪最后侥幸逃生。随后,库珀被密歇根州指控蓄意谋杀和其他三项犯罪。州检察官曾两次提议取消两项指控,并对其他两项指控建议51个月至85个月的刑期,库珀认罪并向法官表示他自愿接受该提议。然而,库珀的律师告诉他,由于被害人中枪部位在腰部以下,所以检察官不能证明谋杀的故意。鉴此,库珀拒绝了认罪协议,经过法庭审理,他被定罪并被判处185个月至360个月的强制最低刑。库珀以无效辩护为由提出上诉,州上诉法院驳回了该申请。尽管1996年《反恐怖主义和有效死刑法》为州法院确立了定罪的审查标准,但联邦地区法院随后拟定了人身保护令的救济措施,制定了认罪协议的具体执行标准。第六巡回法院认为,库珀失去了被判处更低刑罚的机会,其权利因此而受到损害。

               辩诉交易制度的发展

  对于拉弗勒案与弗莱伊案在理论上如何激进、在实践中将改变什么,最高法院少数意见与多数意见的看法截然不同。少数意见以原旨主义的角度来看这些案例,认为它们彻底打破了最高法院有史以来对于陪审团审判和无辜者的关注。少数意见认为,多数意见提出的所谓救济措施在美国判例中闻所未闻,这两个案件的判决可能让大量被告人提出无效辩护申请,从而导致无效辩护申请的滥用。多数意见则认为,他们是在运用斯特里克兰判例中既定的法律规则和现行职业规范来解决一个新问题,类似的规则已经存在了三十余年,没有造成无效辩护申请的滥用,并且检察官和法官可以有效防止滥用申请权。

              改革的意义和影响

  目前的辩诉交易被普遍认为是刑事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保证联邦宪法第六修正案在认罪答辩中具有现实意义,辩护律师必须在辩诉交易和量刑程序(而非仅在少数陪审团审判中)为被告人提供最低限度的法律帮助。公正的审判不能自动消除无效的辩诉交易以及被告人由此被判处更重刑罚的不公正结果。因此,拉弗勒案和弗莱伊案确立的标准,有助于激励其他诉讼参与者来防止和纠正这些不公正。司法领域之外的改革对于保证公正、准确的定罪大有裨益。联邦宪法第六修正案设立了一个有力、有效的对抗制度,这种制度不仅检验被告人的认罪,也检验被告人被判处的刑罚。 在辩诉交易中,这种对抗制的检验标准能够促使辩护律师与检察官进行协商,并向被告人提出最有利的建议。其他的参与人,包括法官和检察官,可以帮助辩护律师做好本职工作,弥补他们的不足之处,这有助于缓解辩护律师良莠不齐的现状。

  司法领域之外的改革可以取得良好的效果,因为它们与辩诉交易制度的目标是一致的,而不是与此相反。它们能够确保被告人了解辩诉交易的实质以及进行辩诉交易的优势。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