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二中院法官一周审结并代执行一起医患纠纷案
作者:张增彬  发布时间:2017-09-06 15:39:30 打印 字号: | |
  医患纠纷,在民事纠纷案件中可谓案情错综复杂,结果事关现实利益,这就求法官在审理案件中既要充分全面保护好处于弱势地位的患者权益,又要公平公正的维护好医院的合法权益,无形中考验着法官的业务能力水平和审判技巧艺术。专长审理医患纠纷案件,被周围同事喻为“白大夫”的二中院民二庭法官白松一周圆满审结并代执行一起医患纠纷,这无形中会给审判一线法官们如何快捷圆满审结案件以启迪。

  2015年11月7日,薛某因急性咽炎到某诊所输液治疗,输液过程中薛某感觉身体不适,出现喘不上气、口出唾液、呼吸困难等严重过敏反应,在送往某中医医院途中即休克,后经中医医院心肺复苏抢救后,转至某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月20日死亡。

  薛某父母将诊所、中医医院、医院一并诉至一审法院要求诊所、诊所法人、中医医院、医院赔偿医疗费、误工费、食宿费、交通费、丧葬费、停尸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抚恤金等共计180余万元;承担案诉讼费。诊所、诊所法人辩称,提供的医疗服务不存在过错和过失;没有延误病情救治;对薛某的救治过程及时予以协助;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起诉的赔偿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中医医院、医院辩称,抢救行为符合医学常规;薛某的死亡和医院的抢救行为没有因果关系。

  一审法院审理中,就患者死亡原因及各方过错进行了鉴定,最终认定诊所承担60%责任,中医医院和医院不承担责任。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诊所赔偿薛某父母医疗、殡仪服务、误工、食宿、交通、丧葬、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76万余元。

  一审判决后,诊所不服上诉到二中院。

  二审立案后,承办法官白松仔细审阅了一审卷宗,组织合议庭就案情进行了讨论,与双方当事人进行电话沟通,详细了解双方的具体诉求。薛某父母表示,虽对一审没有异议,可对二审何时能拿到赔偿金心里没底。如今不仅承担着丧子之痛,在诉讼过程中更是感到身心俱疲、备受煎熬。诊所方表示,患者死亡是其自身特殊体质原因过敏造成,和诊疗行为无关,一审判决诊所承担责任错误。

  案件庭审中,白松法官对双方释法明理,晓以利害关系,最终双方经法院主持调解当庭达成“诊所赔偿薛某父母医疗费、殡仪服务费、误工费、食宿费、交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各项损失63万元;负担2万元鉴定费,1500元鉴定人出庭费及二审案件受理费”的调解协议。协议签署后,白松法官和书记员带领双方当事人徒步到法院附近银行将65万案款给付完毕。同时,法官助理和书记员当场制作并将调解协议送达双方。

  本案从立案到执行完毕仅用了一周时间,患者家属及时拿到了赔偿金,诊所也将自身损失降到了最低,切实维护了各方当事人合法利益。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