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雅丹魔鬼城(诗歌)
作者:张希文  发布时间:2018-02-12 14:41:40 打印 字号: | |
  一

在春风不度的玉门关西北

横亘着一片浩瀚的罗布泊荒原

这里方圆几百里荒无人烟

这里看不见一草一木

到处是褐色的砾石沙海

到处是黄色的黏土雕像

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雅丹

它还有另一个名字—魔鬼城

越是听起来恐怖的

越是最能够吸引人的目光

这里的地貌造型丰富多彩

这里的雕像集群巧夺天工

一个个 一簇簇

一排排 一群群

密集地排在一起

奇妙地结合在一起

形成无数个部落

给你无数个想象

给你超级的震撼

  二

当你从高处远眺

这一个个雕像群排列

有的像一个村落

有的像一个集镇

有的像一个城市

有的像大海中无敌的舰队(被称为“西海舰队”)

这舰队排阵出海 锐不可当

这里的每一个的雕像

当你靠近它端详

感觉它们好像都是有生命似的

像是村镇里走出的凡夫俗子一般

这一个个生命

感动着这苍凉无声的世界

这个世界 除了漠风

还有那么多色彩 那么多存在

它们神态各异 神灵百态

金狮迎宾 狮身人面 孔雀玉立

栩栩如生 让游人感叹称奇

  三

伪装成魔鬼的哭声的

是大漠铺天盖地的风

风从城堡的缝隙呼呼刮过

像是魔鬼在吼叫

这风好大呀 这风好冷

这风 是雕像的生命之声

在这寂静如死寂一般的大漠

那是它们在歌唱 它们在跳舞

它们在交谈 它们在怒吼

如果有一天

没有了风 它们将如何宣示生存

风就是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灵魂

大漠的风 又是摧残它们的刀子

这黄土堆积成的一个个生命

在强大的风面前 真是弱小

弱小得不堪如此折磨

风蚀 风化 日夜不停

有的生命苟延残喘

眼看着要塌落了 躯体青筋暴突

你甚至可以听到它气喘吁吁

但仍顽强地与自然抗争

裹挟着神力的风来了

它弱不禁风的样子

这可怜的样子 在无边的沙漠里

像是无助的失去庇护的少年

也像风烛残年的踯躅老妪

  四

都说大漠沙如雪

那是敦煌鸣沙山明黄的颜色

但这里的砂却是黑褐色的

风吹 风蚀千年

远远望去 蔓延着多么神奇的色彩

砂的黑色 褐色 雕像群的黄色

还有 金色的太阳就悬在头顶上

刺眼的光芒像万把刀光剑影

迷晃着这片天空

让人睁不开眼睛

看不清这个奇幻的世界

在这里 在万里无垠的沙漠中

人是多么渺小 感叹时光的永恒

一切都曾存在 一切都在死亡

这里是罗布泊 神一样的存在

罗布泊 多么美丽的名字

可它还有一个恐怖的名字—“死亡之海”

探险家在这里遇难

驼队在这里神秘消失

还有那么多的未解之谜

那个曾经牛马成群 河流清澈的绿洲呢

那个曾经辉煌千古的西域古国呢

那个美丽的楼兰美女呢

  五

八月 带来了大漠的狂欢

这里是多么奇美

阳光烈日下的魔鬼城

风呼呼地刮着 一刻不停

整个大漠深邃而神秘

这里除了荒芜 一无所有

这空荡荡的无

让一个个纷至沓来的游人

面对这充满诡异 充满诱惑的神奇

油然而生敬意 心倏忽趋于平静

它似乎有一种力量 神奇的力量

启发了他们的良知

揉碎了他们柔软的内心

魔鬼城 你已经俘虏了众人的心

这里是属于你的领地

人们除了膜拜 无从表达心情

这里是另一种世外桃源

只关乎精神的世外桃源

这里没有痛苦 没有纷争

只有风带来羌笛穿透千古的余音

风沙一如从前

吞噬着这里的城堡村落

也在吞噬着人们的恶 

那浩瀚的沙漠 如血的残阳

此时 都被一种盛大的平静悉数收入囊中

无论众生和社会如何喧嚣

无论你经历过多少悲喜

在这里 你的心会很静

你忽然会明白很多 感悟很多

  六

魔鬼城 心灵朝圣者要去的地方

人们 都来这里朝拜吧

我来啦 带着一种虔诚而来

让我也抱抱你吧 魔鬼城

每一次面对你

我都有些恐慌 有些孤独

甚至感到自己的人生有些悲壮

赤脚走在这里的沙漠上

我寻觅那串串沉寂的脚印

忘却所有痛苦 抛弃所有烦恼

心如止水一般

在平静中走上一个早晨

在平静中走上一个黄昏

当夜幕降临

我愿在这里度过一个寂静的夜晚

与魔鬼相伴

内心不害怕

聆听这大漠风的怒吼

感知那无边的空 无比的冷

甚至还有一些谜一样的生命

渴望与那神奇魅影有一个美丽邂逅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