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法院 > 法官出镜
房山法院法官:秦艳玲
勇挑重担、善于创新的85后女法官
作者:组宣科  发布时间:2018-04-08 10:53:21 打印 字号: | |
  秦艳玲,中共党员,2011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法学专业。同年8月参加工作,就职于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历任法官助理、助理审判员、审判员。自2012年5月调入城关人民法庭后一直在基层法庭审判一线工作,曾荣获2015年度院先进个人、审判业务优秀人才、学术论文工作先进个人、司法建议先进个人、政工简报先进个人、厉莉先锋岗调解能手先锋明星等荣誉,并两度获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秦艳玲作为一名年轻的女法官,长期扎根基层人民法庭审判一线,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勇挑重担、善于创新,用青春和汗水谱写了一曲新乐章,展现了85后女法官别样的风采。

                    担当篇

  “对一个人来说,所期望的不是别的,而是他能全力以赴和献身于一种美好的事业。”一直以来,秦艳玲对自己的法官职业都有着无限的荣誉感和神圣感,法官的身份也使她一直以乐于奉献、敢于担当的信念严格要求自己。

  研究生毕业后,24岁的秦艳玲初入房山法院,就被分配到城关人民法庭工作,她从一名法官助理做起,从送达、开庭、整卷归档学起,很快适应了法庭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工作也逐渐有条不紊地开展。2014年7月秦艳玲正式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2016年9月被任命为审判员,同时,由于专业知识扎实、审判业绩突出,她顺利通过第二批员额法官考试,成为了房山区人民法院最年轻的员额法官。

  “优秀的法官都是无数案子喂出来的”,“百炼才能成钢”,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后,她主动要求到速裁组工作,承办大量民事案件,挑起了城关人民法庭速裁速判的重任。在她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后的三年时间里,她共审结各类民事案件1300多件,平均每个工作日审结2件案件,平均每件案件的审理期限是21天,结案量达全庭人均结案量的1.5倍。

  “又好又快”是秦艳玲法官的办案目标,而且她认为只有“好”了,“快”才有意义,“案结、事了、人和”才是办案的最终目的。在这一思想的主导下,她的审判质效也在全院名列前茅:她审结的1300多件案件中,判决上诉案件仅41件,且无一被发回、改判。

  2014年她审理了一起特殊的离婚后财产纠纷案,原告董某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郑某支付其拆迁补偿款20万元。接到诉状,秦艳玲法官认真查阅案卷,了解相关情况,撰写审理报告,通过重点突出,思路清晰的庭审,秦艳玲查明,董某和郑某之前是一对夫妻,二人2009年离婚时约定儿子归男方郑某抚养,董某不出抚养费,董某放弃房产分割,房屋全部归郑某和儿子所有,离婚后,董某搬出去居住,但户籍仍然留在原来的宅院。2010年,二人原来建设的宅院拆迁,郑某与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并领取了拆迁补偿款59万余元,其中包括宅基地区位补偿款276000元,得到消息的董某找郑某商量补偿款分割方案,遭到了郑某的拒绝,一气之下,董某就将郑某起诉到了法院。没有房屋所有权,只有户口登记在拆迁宅院,能否分得拆迁补偿款?为了查清事实、分清是非,给当事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秦艳玲法官调取了当时的拆迁补偿方案,就其中的关键问题数次咨询拆迁办工作人员,并认真查找相关法律法规,经过认真思考,秦艳玲最终认定董某在涉诉宅院内无房、无宅基地使用权,不应分得拆迁补偿款,并据此驳回了董某的诉讼请求。事后,她就该案中涉及的关键问题撰写了案例分析《离婚后离开原居住地而户籍仍在婚后房产所在地的,拆迁时能否获得宅基地区位补偿款——董某诉郑某离婚后财产按》一文,因说理透彻,被收录在《中国法院年度案例》,该案例也成为首例专门有关宅基地区位补偿款的案例分析,丰富了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类案件的审理实践,拓展了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类案件的审理思路,也为之后同类型案件的审理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思路。

                  勤奋篇

  从事民事审判后,秦艳玲法官一直很关注婚姻家庭案件的调解工作,对这类案件的调解工作抱有极大的热情,有人说,“社会经验不足做不好调解工作”,秦艳玲法官为了弥补不足,阅读大量书籍,在实践中不断尝试,并在摸索中发现抚平当事人情绪在调解工作中的重要作用。2013年,她自学了心理咨询师二级教材,取得了二级心理咨询师执业资格证书,之后,她还自学了婚姻家庭咨询师的教程,把所学所知积极运用到调解实践中,大大的提高了婚姻家庭案件的调解成功率。

  2017年,她承办了这样一起离婚纠纷案件。原告第三次起诉离婚时,被告李大妈已经50多岁,虽深知双方感情无法继续维系,但因为思想、经济、身体状况等各方面的压力,李大妈始终不同意离婚,她的身体、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在庭审过程中多次情绪激动,大哭不止,甚至两次因心脏病休庭。庭审结束后,秦法官主动和李大妈进行深入交谈,耐心地劝慰她,李大妈泪流不止地对秦艳玲说:“法官,我这些年来太委屈了,我拉扯孩子长大不容易,我也知道他对我没有感情了,但是我不能离婚,我现在身体不好,有心脏病、白内障、高血压,离婚后没有人能照顾我的生活起居,离婚我就活不了了!”秦艳玲明白李大妈不愿意离婚的真实原因,为了能让她郁结的情绪得到疏解,秦艳玲没有打断李大妈倾诉,耐心地听她讲述,等到李大妈情绪平复了一些后,她运用心理学知识,通过身边鲜活事例激发李大妈生活信心,她告诉李大妈,“离婚不一定就是件坏事,您不能总沉浸在悲伤委屈的情绪当中,我曾接触过一位八十岁老太太,她在年轻的时候离婚了,后来也没有再婚,但是她没有悲伤忧郁,而是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活得依旧优雅平和,精神矍铄,您才五十多岁,如果生活都浪费在这上边,还有意义吗,您应该从这次婚姻中走出来。而且您的儿子非常孝顺,每次来法庭都陪着您,您也应该看到生活中美好阳光的一面。”谈话中,秦艳玲不断引导李大妈发现并剖析自身不良认知、接受合理认知和信念,通过秦艳玲一系列耐心的心理疏导,李大妈情绪平复下来了,可离婚后生活怎么保障?李大妈犹豫不决。为此,秦艳玲专门找男方进行沟通,男方最终同意将房产65%的份额(约170万)归李大妈所有,这对打了五年官司、闹了十年矛盾的夫妻平静的达成了离婚协议。

  “付出就有收获”,秦艳玲法官案件调撤率高达85%,由于工作业绩突出,她被房山法院评为“2015年度厉莉先锋岗调解能手先锋明星”。

                  创新篇

  为了贯彻落实人民调解进法院进法庭的实施意见,2011年,城关人民法庭正式设立人民调解办公室。但人民调解工作处于起步阶段,无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各项制度亟需完善,秦艳玲法官积极投身到人民调解的改革工作中,一方面参与具体案件指导,另一方面积极调研。

  2014年,她结合城关人民法庭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推行情况与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导师联合撰写的论文《论“人民调解进法院”制度的改革:从协助调解到委托调解——基于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城关人民法庭的个案实证研究》,荣获人民调解高峰论坛征文活动二等奖、首届人民法庭建设高层论坛“依法治国与人民法庭建设”主题征文活动三等奖。与此同时,人民调解工作也有序开展,2016年《人民法院报》头版报道了城关人民法庭人民调解室的工作实况。

  2015年,房山法院被确定为家事审判改革试点法院,秦艳玲法官主动承担了“构建心理疏导机制”的试点改革任务。她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发现,成熟的、专业的心理疏导机制还没有在家事审判中确立。为此,她大胆提出了由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负责运行的心理疏导模式,在院领导、相关部门的积极支持下,选取合适案例,委托北京市高院、北京市团委推荐的青少年心理咨询中心对案件当事人心理进行初步疏导。事后,她积极进行当事人回访,认真听取心理咨询师的意见,并进一步调查研究心理疏导机制构建的重点、难点问题,撰写了《家事审判中心理疏导机制的构建—基于离婚纠纷案件的分析》一文,受到了院领导的重视。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这是秦艳玲法官的座右铭,正如这句话一样,她用自己娇小的身躯、柔软的心灵,扛起了公平正义的司法大旗,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追寻着中国人的法治梦,诠释着人民法官的敬业和奉献!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