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海拾贝
唐代诉讼制度
作者:张国龙  发布时间:2018-03-14 11:12:09 打印 字号: | |
  唐代的审判管辖权基本上以发生地为原则,天下州县均采取案发所在“县—州”模式,由下而上处理;徒刑以下,县级单位可以裁决;徒刑以上罪则须送州复审。如果案发地点在州县治所所设“市集”,杖以下,由市官审理;可以荫赎和徒以上罪送县复审;既是徒以上罪,当然还要申州复审。诸州府判决完毕,写明禁囚所犯罪行及案件发生时间、地点,并作成账册,经朝集使转呈刑部审复。天下诸州上呈刑部案件,如果有需要复审者,刑部每年正月与吏部择“使”,分道巡复,处理复审事宜。

  如果案件发生地在京师,常人犯罪,若籍贯在京师者,自是循“畿县—京兆(或河南府)”审理;若籍贯不在京师者,则交由大理寺审理。犯罪地点如果是京兆府所属京市,由畿县审理;如果是东都南北两京市,则徒以上送大理寺。在京诸司官员或胥吏的犯罪,则徒以上送大理寺;杖以下所属当司审理。

  大体上以词状诉讼的司法程序是:县—州—尚书左右丞—三司授事—上表—挝登闻鼓(或立肺石下)。作者认为,大理寺并不是一个受理诉状的机构。

             越诉与直诉

  越诉,包括“越境而诉”和“越级而诉”。唐律虽然对审判官写全有明确规范,但对于“越境而诉”并没有相关法条约束,并且在《折狱龟鉴》中还有相关案例。越级而诉,就是没有按照唐代律令法体系所规范的诉讼程序进行诉讼事宜。因此,一般所指的越诉即是越级而诉。作者总结的越诉原因有三:第一,地方官吏收受贿赂甚或因私怨,而影响司法判决;第二,利用职务之便,讹诈人民;第三,执法不平,假公济私。为了维护司法秩序的稳定性,《唐律疏议•斗讼律》明确规定告状人和受理单位均要受到处罚,并且唐统治者还多次重申不得越诉。到了宋朝,禁越诉之法逐渐松动,到宋徽宗以至南宋,越诉之法大开。

  为了彰显皇权的仁德与恤刑,允许蒙冤的犯罪行为人或其家属向皇帝“直诉”。直诉的方式有“邀车驾”、“挝登闻鼓”、“上表”等。邀车驾,指有冤人在路旁迎皇帝车驾进行申诉的直诉方式。挝登闻鼓。指有冤者敲击朝堂之外所置大鼓,以求朝廷申冤的一种直诉形式。上表,即直接陈书上奏。所谓上表,不仅仅指审理冤屈,亦有接受上告言事或谏言之意,其中甚至包括受理密告谋反者。可以直诉的情形有两种:一、“上言告事”,因事关国家安全和社稷前途,所以容许以非常手段为之;二、有莫大冤屈,采取最后救济办法。作者认为有莫大冤屈的,往往涉及刑事犯罪,当事人已在狱中,无法亲理诉讼事宜,多为家属代行上诉。

  越诉与直诉二条文本质上的差异在于:越诉主要是规范田宅、婚姻、债务等民事纷争之诉讼程序(另外还包括参与铨选的六品一下旨授官员,对于铨选结果不满或感到不公,也应依程序审理,不得越诉。如果有人利用公事之便,在殿庭告御状,也属越诉),这类纠纷虽然往往有来自吏治不佳者,但皇权总不希望为这些并不危及国家利益的案件,破坏司法秩序的稳定性;“邀车驾挝鼓诉事不实”,本质上是以皇权的角度,考虑国家安全和处理特别重大刑事犯罪案件。另一项本质的差异在于依循司法诉讼途径上诉,着重在依合法程序“诉事”,越级而诉就是越诉;挝登闻鼓、邀车驾、上表等,为直诉,重在申冤,往往由家属代理直诉。

                 唐代的诉讼程序

  1、告状。告状,即呈上诉状,又叫下牒、见官、款状、过状等,另外还有击冤鼓、投匦等方式。唐代可以为他人代拟诉状,唐律特别规定代拟诉状不可在诉状之外添枝加叶增所告罪状。《唐律疏议•斗讼律》“告人罪须注明年月”条规定:诉状的内容要清楚写出案件发生时间年月;案情经过要具体陈述,主诉者不可对案情有所怀疑。即使被杀、被盗或水火损害之家,在凶手不明情况下提出指控,如果将来查明所告不实,也不以诬告反坐。

  唐代惩治应告不告的行为,透过法律要求人们告举犯罪人。从控告的主体来看,官吏、伍保人和一般百姓都有控告的责任,只是控告的对象和犯罪不同而已。如果他们不履行控告,会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

  2、受理。受理告状的单位,有义务要告知诉状人诬告反坐的罪名;凡是告言人罪,都要经过三审,而且每一审都要隔日受词,除非参与办案的复囚使人不能留待他日,才允许当日三审。告言人罪者,如果不识字,官府的本典

  可以代为书写诉状。在事实真相未明之前,即使告罪者,也要收押,但不着枷,称为“散禁”。(“告言人非谋叛以上罪”)各层级司法单位接到民众上告,如果不立刻勘验案情、检校文件并立即采取逮捕行动;或各单位相互推托,拒不受理,都要受到“徒一年”的处罚。(“官司不即检校”)

  3、拘捕与传唤。受理庶民的上告之后,对相关被告要采取拘捕的措施。唐代各级地方官吏和县以下的乡、里、村、坊长吏都有拘捕罪犯的责任,当他们接到关于犯罪诉状或报告后,应立即采取措施,前往拘捕罪犯。受命前往逮捕犯罪嫌疑人的拘捕人,要立刻进行拘捕行动,不可故意逗留延迟;或将消息走漏,是犯罪嫌疑人事先逃脱。负责逮捕的官吏称为“捕贼官”和“捉事所由”。“捕贼官”一般指县尉,“所由”是逮捕罪人的官吏。

  4、审讯。犯罪嫌疑人见官首先要低头跪拜,并报上姓名,同时说明被传唤到官府衙门的理由。告诉人和犯罪嫌疑人客相互对质,称“对推”。双方说明理由时,证据非常重要,特别是可以看得见的立即证据,最为有利。法官最后做出初审。

  5、监狱。唐代中央大理寺、刑部、御史台都设有监狱;中唐以后,北军设有内侍狱;地方州县也都设有监狱。负责监狱管理的人,大理寺称为“狱丞”,下辖狱吏;京兆、河南、太原三府,乃至各州县,均称为“典狱”唐代监狱有贵贱、男女之别,有散禁、着枷、着枷及杻等。对于囚犯,应供给衣食医药等,有家属出资,若路途遥远则官府先资给,日后向家属征纳。狱囚病重,必须给与医药救治,允许家人入视照顾;若病情严重,可以脱去枷锁杻。

  6、晚衙。唐官人理政一日两衙,称早、晚衙;有时又写作“朝衙”、“暮衙”。早衙的主要工作应该包括接见公私宾客、处理一般政务和审理诉讼案件等。晚衙的一项工作是“滤囚”,即检阅文案、审问囚徒。唐代滤囚之制有二:以法政官员经常性之职务,一为特赦。

  7、过案复审。复审有专门的形式,被告必须针对已经书写好的题目,一一向审判官回答,这些写好的题目,称为“问头”,通常是吏员对于案情经过已经掌握之后,拟定出相关疑问,提供审判法官,要求被告作出回答。

  8、“官当”。如果罪轻官品高,官员所抵罪多于实际所犯罪的,可以采取留官收赎的办法,保留原官品,以铜赎罪;反之如果罪重官品低,官当之后尚有余罪的,则可用铜赎余罪。因官当而离职的,一年之后,可以降原品一等。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