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参加辅导培训班,这些您了解么?
作者:杨晶晶  发布时间:2018-05-31 16:45:10 打印 字号: | |
  注重教育成为家长培养孩子的理念共识,越来越多的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选择送孩子参加各式各样的课外辅导培训班,既为拓展孩子的眼界,也为提高孩子将来的竞争力奠定基础。面对市场的高需求,各类各样培训机构应运而生,问题也接踵而来。现在,就让我们看看几个相关案例。

                  培训迁址,由谁担责?

  茜茜的母亲魏女士为让孩子学习舞蹈,在某舞蹈中心朝阳校区付费1.5万元购买了50节课,中心向茜茜出具《培训收费单》。茜茜在《培训收费单》背面的《入学须知》上签字后入校上课,学习10节课后该校区停课迁址。因新校区离家较远、交通不便,茜茜停止上课,并要求退还1.5万元培训费。舞蹈中心称,上课地点不属于合同约定的条款内容,迁址不构成严重违约,茜茜无权单方解除合同。

  法院审理后认为,茜茜交纳费用接受培训,与中心形成服务合同关系,双方虽未签订正式书面合同,但就合同基本内容所达成的一致意见应视为合同的组成部分,双方均应遵守《入学须知》和《培训收费单》中的条款。《培训收费单》显示“中心名称”为朝阳校区,所在地即为茜茜入学时的上课地点,该中心单方变更上课地点构成违约。鉴于合同内容为向未成年人提供课外培训服务,履行地点的变更会对茜茜履行合同造成实质性影响,故茜茜有权解除合同,培训学校应将剩余培训费退还。最终法院判决培训学校退还茜茜培训费1.2万元。

  法官释法: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双方协商一致,可以对合同履行内容、方式进行变更。但一方擅自变更合同内容,对另一方造成实质性的严重影响,导致签订合同的目的不能实现的,另一方可以解除合同,还可对由此产生的损失主张赔偿。

  培训机构擅自变更合同约定内容,家长可要求解除合同,如未经协商更换合同约定的授课老师、一再拖延开课时间导致课程无法继续等,当变更内容对孩子接受培训造成实质性影响、达到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严重程度,家长可行使合同解除权。如果仅为不影响合同履行的细微调整,则不宜解除合同。另外,因培训机构擅自变更导致合同解除,家长仅可要求退还尚未实际发生的费用,而对于已经产生的费用,培训机构可不予退还。

                  申明不退费,能否要求退?

  旭旭在某教育公司的网站报名线上英语课程,并网上支付2万元。旭旭打开课程链接后发现,课程插播大量广告,内容严重缩水,且没有介绍的直播互动内容,于是旭旭联系公司退课。公司表示报名页面处的缴费须知上已明确申明,一旦购买、培训费不予退还,拒绝了旭旭的要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不予退还费用的约定,是限制公司责任、排除旭旭主要权利的条款,公司应对此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旭旭注意并予以说明。现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已尽合理提示及说明义务,故该申明无效,公司应将剩余培训费用退还。最终法院判决公司退还茜茜培训费15000元。

  法官释法:

  格式条款是一方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

  随着教育培训行业的快速发展,培训机构为重复使用、简化程序,也开始大量使用预先拟好的格式合同或条款。由于格式合同或条款具有单方事先决定性和不变性,家长只能概括地表示接受或不接受。如果条款内容对合同一方显示公平,另一方又无证据证明对该格式条款尽到了提醒义务,该条款应属无效。

                  广告宣传,如何看待?

  菲菲的母亲胡女士看到某学校的广告册,宣传该校是国内一家纯正的全外教意大利语学校(外教会中文),是国内唯一拥有三大名校授权考试资格的院校,北京、上海、广州三校区互动学习,外教阵容处展示有三位意大利语教师。胡女士代菲菲报名参加660学时的培训班,与学校签订培训合同并支付了20800元。菲菲学习480学时的课程后发现,外教阵容展示的三位教师从未授课,很多外教为意大利籍在华留学生不会中文,培训期间也从未有三大校区的互动学习,均与广告承诺严重不符。菲菲认为宣传册有关师资内容应当成为合同的一项附加条款,学校未依约履行构成欺诈,故要求解除合同,学校全额退还培训费,并赔偿双倍费用41600元。学校则称,宣传广告不是招生简章亦非双方签订的协议,不能视为学校的承诺;且宣传广告中的描述均符合事实,外教均会中文,学生提出申请即可实现三大校区的互动,三名外教仅是其中代表,学校从未承诺只能由三位教师授课,菲菲因个人原因不再参与培训,所以学校不同意解除合同,也不同意退款和赔偿。

  法院审理后认为,菲菲明确表示不再参与培训,考虑到合同性质不宜强制继续履行,故双方的教育培训合同应解除为宜。宣传册的内容不具备培训价款、上课地点等合同的必要条款,属于要约邀请,不构成法律上的要约,亦不能认定其为培训合同的附加条款。菲菲主张学校存在欺诈行为,但未就此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最终法院判决解除双方的培训合同,学校退还菲菲未上课时的学费6000元。

  法官释法:

  要约是一方当事人以缔结合同为目的,向对方提出合同条件,希望对方接受的意思表示。根据合同法规定,一般商业广告不属于要约,但若广告的内容具体确定,并且具备了合同的基本内容(如具体钱款、合同标的、履行地点等),方可被认定为要约。广告也不能对培训效果进行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性承诺,如“保过”、“包过”等。本案中,培训机构的广告均为概念化的信息宣传,菲菲看到宣传册后与学校签订了具体的培训协议,故不能认定为合同的附加条款,也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要约。广告册上的教师展示并不能构成培训机构的承诺,如菲菲对具体授课教师确有需求,可与培训机构协商并在合同中对此进行明确的书面约定。

  欺诈,是指经营者提供商品或服务中,采取虚假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行为。如果家长发现培训机构存在虚构、隐瞒事实的情形,如宣称名师但实际未取得教师资格证书等此类行为,培训机构除了应退还培训费外,还应赔偿损失。

  法官提示:

  1、谨慎选择机构,全面了解信息

  当下各类辅导培训机构林立、授课形式多样,从小型兴趣班、培训中心到教育公司、培训学校,从面对面辅导、一对一培训到远程视频授课、线上直播教学。尤其是近年兴起的网络课程,既适应随时性、碎片化的学习需求,又免去接送孩子的辛苦,加之智能设备及移动支付方式的兴起,网上买课逐渐成为宝爸宝妈的时尚选择。网络课程的确具有诸多先天优势,但快速发展下难免泥沙聚下,便利的同时也伴随着风险。教师质量参差不齐、广告大量植入、内容严重缩水、退费遭拒等问题频频出现,特别是在第三方平台上购买的线上课程,平台往往只是聚集资源的门户,对教学质量、培训效果更难以掌控。

  家长可结合自身经济情况及孩子实际需要,在事先了解培训机构的教学资质、师资力量、授课内容等基础上,多方比较、多方核实,谨慎选择合乎规范、正规的培训机构,优先考虑具有一定办学历史、知名的机构,以减少遭遇机构退费难甚至携款而逃此类事情的几率。

  2、及时签订合同,审查条款内容

  书面合同是明确双方权利义务的依据和保障。培训机构可能不会主动签订合同,家长亦可主动提出,并保留收费票据、宣传手册、招生简章等材料。碰到培训机构擅自拖延开课时间、变更上课地点、减少或缩短课时、开课后额外收费等情形,书面合同或上述材料或有可为之处。

  仔细审查合同条款,如报名时培训机构的口头承诺是否体现在合同条款中,合同是否有含义模糊的隐形内容,是否有不予退费、概不负责等格式条款。特别说明的是,网络报名时培训机构往往有链接展示服务协议等格式合同,家长无需点开链接实际阅读相关条款,即可直接勾选“已阅读”、“已同意”等选项。格式合同的具体内容少有主动呈现,家长也很少逐条阅读,往往在不知晓格式合同的具体内容的情况下就直接勾选,给培训机构以可乘之机,为维权带来风险。

  3、认真参与培训,理性看待宣传

  商业宣传是培训机构吸引家长、扩大生源的手段之一。培训机构可能会在师资力量、专业水准、课程类型、授课方式等方面设置广告陷阱,如宣传有多名名师并附带荣誉背书,但实际上名师并不针对报名课程教学或只教授几节课程,甚至存在名师由培训机构自己包装展示的情况。广告宣传往往带有一定的主观感受色彩,对于培训机构的宣传广告应理性、冷静对待,切勿偏听偏信、盲目报名。

  辅导培训的实际效果,最终需要孩子的参与、互动。家长可多与培训机构沟通,了解授课方向、紧跟课程进度、关注学习深度,勿将不切实际的期待寄托于“保过”、“必过”等广告噱头。孩子参加培训过程中,如培训机构确有擅自变更合同履行内容的违约行为,家长可要求退还费用,造成相应损失的,还可同时主张赔偿。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