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法院 > 法官出镜
海淀法院法官:孟凯锋
法官孟凯锋和他的六年执行江湖路
作者:王晓丹  发布时间:2018-06-04 10:46:29 打印 字号: | |
  2016年3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向全国人民作出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两年间,人民法院掀开了一场席卷全国的执行风暴,无数执行法官奔跑在打通权利保障的“最后一公里”之路上。

  在北京海淀法院,就有这样一位执行法官。他办案雷厉风行、善于创新,但又不失春风化雨、铁汉柔情。2017年,他全年结案1417件,结案率达 85%,发放案款达1.9亿元。

  他,就是海淀法院执行实施一部副庭长孟凯锋。在执行这片“江湖”里,一直流传着他那些颇具豪侠之气的故事。

              遇上他,强硬的老赖服了软

  执行法官们最“痛恨”的,无疑是那些明明有钱却拒不履行的老赖。这其中,大部分人只是“暗搓搓”地有钱,不敢露富。而这次,孟凯锋却碰到了一个敢频频狂妄叫嚣“我有钱,我就是不交”的加强版老赖。当一个强硬老赖遇上一个更强硬的法官,老赖还能赖的掉吗?

  “年前我给林某打过很多次电话,他态度都很强硬,就是不交。这次集中强执,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他只要露面,就必须拿下他!”在开车去往执行现场的路上,孟凯锋聊起了未曾谋面却又“久闻大名”的被执行人林某。

  林某是一套商品房的业主,他把自己的公司也开在了这里。由于多次拖欠物业管理费,物业公司每次都要通过诉讼方式来解决问题。此次林某与物业公司之间的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林某依然败诉,判决已于半年前生效。但是林某一直以物业公司不为其开发票为由,拒不履行判决。

  在林某的公司里,孟凯锋找到了他。林某虽然在见到孟凯锋时故作镇定、面无表情,但是他颤抖的双手以及激动却略显含糊的声音出卖了他的心—— 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拖延下去了。

  林某不敢直视孟凯锋的眼睛,嘴里却仍然顽固地重复着他那套说辞。孟凯锋对林某的固执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他还是想再给林某一次机会。在孟凯锋的询问下,物业公司负责人明确表示因林某是业主,无法开具其他抬头的发票。

  “那我就不能给你钱。”林某摊了摊手,显得很无奈。  

  坐在对面的孟凯锋镇定地看着林某。他明白,对于那些“顽抗到底”的被执行人,只有当对他采取强制措施的那一刻,他才能真正感受到:法律不容挑战。

  “你有钱却拒不履行,把法律当儿戏吗?!”孟凯锋猛地提高了声调。林某抖了一下肩,似乎被孟凯锋的气势吓到了。

  “问你最后一遍,今天能不能交?没有任何借口!”孟凯锋决定找准时机,一击而破。林某张了张嘴,但是没有人能听清他说了什么。孟凯锋一挥手,“带走!”

  中午,孟凯锋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林某在得知要面临拘留的强制措施后,马上支付了全部钱款——没有任何借口。

  “对待这样根本不把法院判决当回事的被执行人,我们必须要让他们感受到法律的权威性。要让这些人知道,拒不履行判决的后果,不光是要补交费用,还会有别的惩罚。”而在所有强制措施中,拘留显然最为有效。据孟凯锋统计,在他办理的案子中,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后,80%的被执行人都能做到履行判决。

             机智法官巧施手段,“失踪”女儿终于现身

  孟凯锋做执行法官已经6年了,在他看来,自己“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老太太“抹脖子”闹自杀的,腾房腾出20多只羊、30多只鸽子、40多只鸡要处理的……案件执行内容不同,采用的执行方法也要有针对性。孟凯锋常说,“执行法官既要有霹雳手段,也要有菩萨心肠。”当他接到要求被执行人将88岁的老父亲从敬老院接走的执行任务时,他心底最深处、最温情的那根弦被拨动了。

  被执行人赵某自2006年起就将其父送入敬老院,但是从2015年3月起便不再支付费用,也不见踪迹。直到敬老院面临拆迁,已经没有可以安顿老人的地方,老人还是没能回到女儿的身边。敬老院只好把老人送进了一家康复中心,同时千方百计找寻“失踪”的赵某,但一直一无所获。

  案子刚分到孟凯锋手里时,他的助理摇了摇头,“把老人接走?怎么执行啊?别说赵某很可能找不着,就算找着了,她就是不去接你怎么弄?估计这个案子结不了。”

孟凯锋静下心来推断,赵某是个生意人,突然手里拿不出钱来,她很有可能是生意上出现了问题。如果真的是这样,纠纷必定不少,那会不会在法院里还有其他涉及她的案子呢?他马上打开了北京法院智能辅助系统进行查找,果不其然,好几起案子里都牵涉到赵某。孟凯锋通过查阅判决书了解到了赵某的部分近况。后来,他又通过在查控系统中查找支付宝账号等方式找到了赵某4个手机号,但是无一打通。

孟凯锋决定去老人所在的康复中心看看。88岁的老人意识非常清楚,表达也比较流畅。当提到赵某时,老人突然说了一句,“我不想她。”孟凯锋看着这位早已对亲情绝望的老人,心中阵阵酸楚。对于这些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的老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感受到被关爱更重要的呢?孟凯锋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赵某。

  在赵某的住处,孟凯锋扑了个空。于是,他在门上留置了一张传票,通知赵某第二天来执行局谈话。这一天的结尾,似乎并不顺利。

  然而,第二天一早,执行局就传来了令人振奋的好消息:赵某主动来法院了,而且跟着孟凯锋一起去了康复中心看望老父亲!敬老院几次远赴东北都寻找未果,孟凯锋用了不到一天就让被执行人“主动投案”,秘诀何在?孟凯锋微微一笑,“赵某看到传票了,她是真害怕了……”

  孟凯锋曾经从事过三年民事审判工作,经历过几乎所有类型的民事案件,善于化解激烈的民事纠纷。借助在审判工作中积累起来的丰富经验,他在办理执行案件时,能够敏锐把握被执行人心理,采用各种方法促使被执行人履行生效判决,从而有效地提高了执行案件的办理效率,更好地保障了胜诉当事人的权益。

              巧 “卖”公司执行欠款,这个法官有点强

  干执行,不能蛮干,要动脑子,有创新。孟凯锋说,他做过最大胆、最创新也最让他满意的一个案子,是通过把公司整体打包、竞价出售,将变现的财产用来支付95名劳动者总额高达1500余万元的工资。

  这个案子,就是在业界颇为有名的中科红旗劳动争议案。中科红旗公司成立于2000年,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技术领域具备国产自主知识产权的“红旗Linux操作系统”的研发工作。这个公司还配合我国政府在软件标准制定、电子发展基金项目实施、“863”重点课题实施等多方面积极开展工作,产品广泛应用于中国科学院、中国银监会、国家发改委等一大批全国性关键应用领域的国产信息化建设之中。2013年4月,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中科红旗公司资金链中断,经营活动基本中止,全体员工工资停发,被迫搬离了原经营场所。自2013年底,遭欠薪的员工开始陆续向海淀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95名申请人、219个案件、1500万元”。孟凯锋想忘记这三个数字都难。在前往中科红旗调查取证的路上、在与同事领导商讨下一步工作方案的时候、甚至晚上失眠的时候,这三个数字都会时不时蹦出来提醒他:这个案子人数多、争议大,一旦处理不好,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他的任务是,做到真正的案结事了。

  “资金缺口太大了。”孟凯锋很焦虑。中科红旗在被申请强制执行后,已经基本停止运营。现有财产经清点查封,加起来也不超过100万。

  想不到好办法的时候,孟凯锋就会来现场转一转,想找寻一点灵感。突然,他看着现场一堆破旧的电脑,灵光一闪,“这公司不是做IT的嘛!软件肯定挺贵的啊,把软件的著作权清点清点试试?”孟凯锋马上联系申请人整理软件著作权清单。然而,经估价,拍卖著作权的款项并不能完全填补缺口。但是,孟凯锋并没有失望。因为此时他的思路已经从“拍卖”延伸到了“变卖”,从“公司部分财产”拓宽到“整个公司”。别人都觉得他太大胆,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发嘀咕。整体出售公司的做法在国内比较罕见,这一步迈的这么大,迈的好皆大欢喜,但迈错了要怎么回头?

  不过,孟凯锋绝不是一个打无准备之仗的人。在他看来,中科红旗是一个在国内外享有很高声誉的国产品牌,在业界具有较高影响力,其品牌及销售渠道的价值相当高,属于1+1>2的典型情形。“就这么办!”孟凯锋在向领导报告了他的这一有根有据的头脑风暴之后,得到了有力的支持。

  最终,经过多方协调和创新执行方法,孟凯锋最终通过变卖的方式,顺利变现了中科红旗公司的资产,确保了财产变现价值最大化。在清偿了全部工资的本息后,还剩余了一大笔款项。这种创新执行手段不仅保护了劳动者和企业的双方利益,并且使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民族品牌“红旗”得以延续。

  在孟凯锋的执行办案秘籍中,创新绝对是一大利器。2017年,他借助新媒体的广泛传播力,发布了海淀法院第一个执行悬赏公告,这篇题为“执行悬赏!请您与我们一道,让失信被执行人无处藏身”的微博发动了近4万的网友一起寻找老赖。通过创新执行方法,全方位、多角度分析案件情况,寻找最佳突破口,孟凯锋不断破解执行难题,创造了不少经典案例。

                高铁“占位”智擒老赖,一个漂亮的“伏击”

  执行法官的一项重要工作是“抓老赖”。但是,“老赖”可不是挂在胸前的标牌。很多老赖从来都没有露过面,只是文书中的一个个名字。当天赐良机,素未谋面的老赖移动到了眼皮子底下,执行法官怎样一眼识破呢?孟凯锋选择的是:伏击。

  蔡某是北京碧芮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自2013年前后拖欠工人工资、房租、物业费和技术合作款项约180万元,并且得到仲裁机构和法院的确认,但是一直未履行。

  案件进入强制执行阶段后,法院发现该公司没有财产可供执行,原来的经营地址也已经人去楼空。法院打电话传唤蔡翔,却无法取得联系,通过各种方式查找蔡某的住址,他却依然音信全无。此后,法院又张贴传票依法传唤,但蔡某并未前往法院解决问题,而是对执行案件置之不理。执行四年来,蔡某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绝不能再在等待蔡某主动配合上浪费时间了。孟凯锋决定,主动出击。他立即与公安机关协调,启动了执行联动机制。很快,公安机关就有了收获:蔡某即将在周末乘高铁出行。

  有了线索,下一个问题就是高铁人员较为密集,停站时间有限,蔡某此前从未露面,如何在茫茫人海中快速精准锁定目标?考虑到这些问题,孟凯锋当机立断,决定身着便装、“潜伏”在蔡某的座位上。

  “你坐错位置了,这是我的位置。”

  “是吗?让我看看你的票……你是蔡某啊?”

  “是的。”

  “我是海淀法院执行局的法官,正在执行北京碧芮科技有限公司的案件,请你到法院协助调查。”

  此时,身负八起未执行案件的蔡某正准备与家人外出旅游。从外出旅游的兴奋,到座位被占的不满,再到得知实情时的惊慌,蔡某拥有了一个不寻常的早晨。在北京南站G19次高铁上,消失已久的蔡某被海淀法院执行法官堵个正着。此刻,躲了四年的他再也无处可逃。

  孟凯锋执行结案数量多,质量高,能够做到真正的案结事了。他运用各种执行技巧妥善解决了一批有关劳动争议、腾房、婚姻家庭、物业合同等案件,逐个破解了执行难题,是“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 ”这一项大工程上的一位巧匠。

执行六年,爱上这个快意“江湖”

  “刚发了法槌,还没敲呢,就调到执行局了。”听起来,那时刚从民事审判庭调来的孟凯锋,心中或许是有些遗憾的。毕竟,那个年少时的法官梦中,有威严的法袍,还有清脆的法槌。不过,在做了六年执行法官后,他的梦里,只会出现线索和老赖。

  “很喜欢干执行工作。能帮助人民群众解决问题,维护司法权威,我的工作很有意义。”2017年,孟凯锋结案1417件,这个数字意味着,他帮助了千余名申请人在胜诉后实现了应得的权利,更可能为中国法治收获了千余颗信仰之心。

  当谈到执行办案的秘诀时,孟凯锋很谦虚。“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有领导的大力支持、有团队的给力配合、还有依赖我们执行局的信息化建设,我们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孟凯锋的团队按照1名团长+1名执行员+2名司法辅助人员进行人员配备,孟凯锋是团长,主要负责裁定书、决定书等法律文书的审核和签发;执行员由法官助理担任,主要负责协助团长办理执行事项,并承办现金可执行率较高的简易案件;司法辅助人员主要负责其他事务性工作,比如案款收发、报结、归档等。“我们团队分工明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摊活。人心是聚齐的,目标是一致的,劲往一块使,这很重要。”孟凯锋对他的团队非常满意。

  执行局的信息化建设也大大减少了孟凯锋用在事务性工作上的时间。查控系统、失信系统、限制高消费、集约化手段等措施的运用,大幅度提高了他的办案效率。“以前一天去银行办理查封、扣押、冻结只能办三四个,现在一天办100个都没有问题。”

  回归自身,孟凯锋认为,执行工作锻炼了他很多素质。在他看来,干审判和执行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的确,对审判庭法官来说,业务能力和审判技巧是他们最为看重的,而对执行法官来说,对人的灵活性及临场判断能力的考验则更为严格。在执行现场,被执行人不会给执行法官时间去合议、去讨论。如果执行法官不能做到临场决断,很可能就丧失了一个绝佳的结案机会。“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所以你必须要锻炼自己,让自己强大。”孟凯锋感叹道。

  执行六年,造就孟凯锋“多面”个性。这个快意“江湖”,他会一直存在。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