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纪念碑(组诗)
作者:张希文  发布时间:2018-06-29 19:46:13 打印 字号: | |
  这里埋着的是一个个生命

  而圣洁的灵魂却永垂不朽

                  ——题记

             1

世界上有一种种石头

花岗岩 汉白玉 还有小石块

人们把它做成各式各样的纪念碑

这一块块刻字或不刻字的石头

它熟悉英雄躺下长眠的姿势

石头与死相依

以光荣命名

把英雄的名字背负

石头坚硬

让人看不出一点伤的痕迹

却让我不敢触摸

人们拜祭的目光全是仰望

透过高大的松柏看见一种信仰

          2

英雄不问出处

更不知归处

已经不是活着的生命了

在所有的陵园里

在所有的乱冢堆

躺下的所有的年轮

有名的 无名的

都停止在那一个瞬间

远离战场的烽烟

我又该到哪里寻找他们冲杀的痕迹

在你的影子里 故事里

我感受到血的流淌和伤口的新创

我看见战场刀光剑影

看见一支支枪 一颗颗子弹

炮弹凌厉呼啸 密战无声

一个个一簇簇全倒下了 血流成河

你倒下的地方覆盖着皑皑白雪

那是苍茫的山河大地

年轻或年长的你

瘦弱或强壮的你

只能从墓碑上镶着的模糊照片上

揣摩你拼出你远去的容颜

        3

只要是来到纪念碑前

每一次我都走不出你的影像

你灵魂的高贵

你的坚韧和刚强

你慷慨赴国难的决绝

像一座山峰

高过我的头颅

我要用一生的力气攀登

你化作一缕风

你化作一片云

你的呼吸温暖而沉重

这时 风是静的 云也是静的

而我的呼吸里却满是哀声和沉重

天空集合了所有忧伤的云团

在我面前慢悠悠地飘飞

我的心又痛了

我这圣徒一样的男子

我庆幸享受了你们带来的和平安宁

我庆幸我的心能指引我

来此地常和英雄们相遇

我不害怕 内心很温暖

我是个知恩感恩的人

英雄的生命变成了雕像

我要把雕像融进我的生命

          4

我常常深陷于对英雄的怀念之中

我一遍一遍回忆整理那些思绪

我拥有一支记录之笔

把那些故去了的战火及火中的一切

把尘封的一个个战斗故事

书写成每一章 每一行 每一个标点

补记为我重拾记忆的诗篇

你的流血的伤口 你的最后的呼喊

你的无与伦比的勇敢

无不感动激励着虔诚的心灵

你的精神在我的血液里日夜回响

我敬仰你 用我一生的时光

我思念你 用我说过一千遍的言语

此刻 在这清冷的石头雕像面前

我触摸雕像的手有些颤抖

我扶住我自己 我怕我会哭得不醒

我躬下的身躯有丝丝的酸痛

我遗憾不能抱住你哭

只看得见你的肖像很温馨动人

一个个石碑 一个个名字

住进了我的心里

我一转身 泪水流了一地

董存瑞

爆破英雄 是你的称谓

舍身炸碉堡 是你的壮举

一九四八年五月

解放隆化县的战斗打响了

六连奉命向隆化中学发起冲锋

战斗在激烈地进行

第二次总攻就要开始了

在中学东北角横跨旱河的一座桥上

狡猾的敌人修建了伪装十分巧妙的暗堡

暗堡喷出的六条火舌

突然拦住了部队冲锋的道路

你已经多次完成爆破任务了

在此紧要关头

你又一次主动请战

要去炸掉敌人的这个桥型碉堡

出发前 你递给指导员一个小纸包

说如果你牺牲了 这就是你最后的一次党费

你毅然抱起炸药包

一闪身进入了阵地

你一会儿匍匐前进

一会儿借着手榴弹炸开的烟雾

站起来一阵猛跑

沉着机智跳进旱河沟里

冲到敌人暗堡下

这桥离地面有一人多高

两旁是砖石所砌 没沟没岩

找不到安放炸药包的地方

河床与桥面的距离太高

如把炸药包放在河床上

就会炸不到碉堡

这时 总攻的冲锋号吹响了

你听见嘹亮的号声 伴着枪声

你看见战友们一个个倒下

而此时桥下的你急得团团转 满脸冒汗

敌人的火舌还在喷射

像一张狰狞的张开大嘴的漩涡

“我一定要炸掉它!”

这一声从你心底发出的呼喊

吓破死神

你是无畏的战士

你要冲锋

你是冲锋队伍里的最前面的一个

你毅然用左手托起炸药包

以肉身做支架

右手猛地一拉导火索

空气瞬间结成冰 旱河也屏住呼吸

“为了新中国 前进!”

这是你最后的呼喊

这呼喊 激励着战友们冲锋向前

这呼喊 让敌人的机枪停止了咆哮

没有人命令你 必须要这么做

在这生死边缘 生死瞬间

你选择了献身和担当

勇士的称谓有了最好的注脚

是铁之血 钢之骨

向死而生有了最好的名字

你到现在还活着

以你的名字和名义

邱少云

一场大火摧毁了你

一场大火铸就了你

一九五二年十月的一天

朝鲜战场391高地

天还未亮 嵩草丛里异常宁静

一次接近敌人阵地的潜伏战

志愿军在等待黎明发起总攻的时刻

突然 敌人的一颗燃烧弹划着罪恶的弧线

落到你身边引燃

从黑暗到明亮

从明亮到黑暗

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正吞噬着你的生命

为不暴露目标

你视纪律高于一切

你保持一动不动 岿然如山

你忍受着烈焰一点点灼烧

你的身体匍匐卷缩在地

你咬紧牙关 没有呼喊

你握紧的双手都插进了泥土里

泥土也听到了你喘息的声音 痛苦的声音

疼痛的你感觉好像大地在晕眩

你在黑暗里捂住伤口

看不清你的眼睛和额头

你内心的挣扎别人也看不见

这是属于你一个人的战斗

年轻的躯体一点点儿被火吞没

最后把生命融进泥土

你无声无息地告别了

却在烈火中永生

一个英雄的你从此站立

你的痛苦还活着

你的意志还活着

从此 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

都珍藏着一场关于烈火的记忆

黄继光

上甘岭  英雄之岭

597.7高地 火红的山脊

一个志愿军战士最为神奇的一跃

书写了一个舍身堵枪眼的英雄传奇

这传奇 令大地为之颤动

这传奇 令山河为之动容

什么样的土地

能孕育出如此鲜红壮丽的花朵

什么样的人生况味

能和这一惊天壮举相比拟

所有这一切的答案

需要人们在饱含热泪后

用敬仰感动的目光

凝望你弹痕累累的高贵身躯

看尽英雄本色

穿越战火 去寻找那谜一样的奇迹

你是一个穷苦孩子出身

自小身体里流着贫穷的血液

父亲早逝

抛下你和母亲及弟弟艰难度日

十岁时 你就给地主打工

你亲眼所见弟弟被迫卖于富人

那是一段饱受凌辱 不堪回首的日子

从此 向往革命的种子

埋在你幼小的心里

你的家乡解放了

山上的树木都已醒来

朝晖艳阳重回大地

当你重新自由呼吸

在你的声音里

你听出了坚定和快乐的自己

一九五二年十月

上甘岭战役打响

志愿军六连奉命向上甘岭右翼597.7高地反击

必须在某日黎明前占领阵地

你本渴望自己能成为一名机枪手

你渴望亲近战壕

你多想把一梭梭子弹狠狠射向敌人

但因你头脑机灵

首长却让你当了通信兵

各种指令 你用矫健的步伐去传递

从那白雪覆盖的旷野望去

是一个接一个的山峦山峰

这里都有你往返穿梭的足迹

你火焰般的热情和向上攀登的影子

你背上的枪支神采奕奕

攻击的目光无法窥见到敌所有的地堡火力点

四十分钟总攻倒计时

三十分钟总攻倒计时

二十分钟总攻倒计时

敌人的地堡还在喷射着火舌

连队组织第三次爆破也未能将其摧毁

此时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

同样焦急的你立即向连长请战

你坚定地说:“连长,让我去吧!

山上的地形我熟悉!我可以迂回上去”!

连长很信任地看了你一眼

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你

你出发了 站在高坡上大声喊到:

“请党和人民听我们胜利的消息吧”!

身负重托的你跳进了掩体

这条你熟悉的正匍匐或疾行的路

这个你期望很久的战斗瞬间

把你长存心底的英雄梦唤醒填满

你看见敌人地堡就在你前方不远处

机枪在咆哮 听起来像是在狞笑

你怒不可遏了 歼敌斗志更坚

你把手中的爆破筒握得更紧

你咬紧牙关 拖着重伤的身躯

艰难地爬到敌人的地堡前

突然你翻身一跃 迅速贴近敌地堡口

你拧开导火索 用力将爆破筒塞了进去

敌人慌忙把爆破筒推了出来

你迅速把爆破筒捡起又塞了回去

敌人又往外猛推

这时 你用双手紧紧地抵住爆破筒

这时 你好像听到冲锋号的鸣响

此时 你热血沸腾

你不想再眼睁睁地看见

你的战友再一个个倒在冲锋的路上

此刻 你将爆破筒拥在怀里

用你宽阔的胸膛顶住

只见你张开双臂

你的身躯用力一扑

紧紧地将敌火力点堵住

你猛然回头看到 战友们正在跃起冲锋

你深情地望了他们最后一眼

一个声音从你干涩的嘴里大声呼喊:“连长!”

 这声音 是前进的号角吗?

分明是你留下的最后一句豪言壮语

你用血肉之躯

为部队冲锋开辟了胜利前进的道路

开满杜鹃花的山野

凋谢了一朵来自天府之国的英雄之花

身披荣光的英雄 在此长眠

此刻 晚霞映空

特级英雄和他的战友们流淌的汩汩鲜血

把天边的火红染得更加浓烈

你的名字和光荣事迹

被镌刻在上甘岭背后五圣山上

像一座不朽的丰碑巍然屹立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