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百花山游记
作者:单宾  发布时间:2018-10-16 15:04:43 打印 字号: | |
  6亿年前,太行山所在原是一片汪洋大海,惊涛拍岸,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海洋退居幕后,陆地闪亮登场,苍茫群山如庞然怪兽出水,轮廓毕现。巍巍太行山,龙飞凤舞,绵亘四百余公里,百岭互连,千峰耸立。太行山多东西裂谷,古有太行八陉之说,历来为兵家所重,八陉中最北侧名军都陉,在如今的北京昌平地区,从北之南,次之名蒲阴陉,在今河北易县地区。

  京西群山,属太行余脉,地当军都陉与蒲阴陉之间。地势南北绵延二百余里,东西纵深百余里,《宛平县志》称之为“神京右臂”。此地有浓荫蔽日的山林、刀削斧劈的悬崖、千奇百态的巨石、甘甜可口的清泉,以山富水美而响誉四方。

  据《帝京景物略》记载,百花山明朝时称作百花陀,以山顶花盛而声闻百里。其山距北京市区120公里,拔地而起,一峰高绝,正所谓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事务者,窥谷忘返。不远处斋堂水库碧波荡漾,岸芷汀兰,担当起淫雨霏霏时拦洪重任,守护着一方平安。山水、蓝天组成绝美画面,莺歌、燕语共奏动听乐章。这里是植物生长的园地,是动物栖息的天堂,素有华北天然植物园之美名。

  门头沟地区建国前属于宛平县地界,百花山是地跨房宛两县,登百花,古来四道,山南山北皆有道,山北为马栏道、清水道、黄塔道均在门头沟区,山南为山南道在房山区。

  初秋八月,我们从门头沟区黄安坨村登山,此即从前进香四道之一的黄塔道。此时节,百花山游人不多,蝉噪林静,鸟鸣山幽,有略许山深荒凉之气氛。历史上,百花山庙会四方闻名,庙会是祭祀天仙圣母娘娘的庙会,历经几百年而盛况不衰,尤其清末民初时,是宛平地区大型庙会之一。庙会在旧历五月十八至二十日,四面八方香客,云集影从,有涿州的、天津的、野三坡的,各式各样表演杂会,有音乐会、大鼓会、大秧歌。来此众人敲锣打鼓,声闻十里,一鼓击破万古宁静,一声响彻三界云霄,熙熙攘攘,不绝如缕。

  从售票处,前行几十米,闻水声,先见一潭,有飞流淙淙,有数人围观休憩,或蹲或立,嬉笑言语。过小瀑布,石径曲折,斗折蛇行,飞龙婉转,直抵峰顶,遂入密林之中,四周林木葱郁,白桦树,森立峭拔,落叶松,曲折逶迤。穿行林中,有横柯上蔽,在昼犹昏之感。

  一路气喘吁吁,终于抵达木栈道,日受风雨侵蚀,已失却昔日的华光亮彩,行于上,吱呀有声,复行百十步,豁然开朗,犹如武陵人出洞而见桃花源。映入眼帘的是高山草甸白草畔,花,成千上万,似三军列队,如火如荼。树,三五呼应,如将军立马,威风凛然。五色纷披,灿若图秀。山顶上生长的有金莲花,据《北京植物志》记载,百花山顶草甸有金莲花生长,此花花色金黄,六月盛开,一望遍地,金色灿然。金莲花有清热解毒之功效,实为饮用之珍品。

  适才山中阴暗,山顶却日光追射,岚光照游者衣袂,云气飘渺,往来倏忽,似与游人相乐。清人王金度在《齐家司志略》中记有齐家司属八景,其中 “百花晓日”一景记云:“百花山,鸡鸣前后登绝顶,望东海日出处,势如喷火。初升如升叶红莲,约大亩许,奇观也。” 深山藏古寺,百花山岂能无寺?山顶西部有护国显光禅寺,为唐李克用、李存勖建亭百花之所。

  风清月白之夜,常有好游者支帐篷于百花之中野宿,待流萤飞动,闪亮花丛,星月皎洁,明河在天,伸臂揽月,举手摘星,夜莺歌唱,蟋蟀奏鸣,良宵美景,如梦似影。

  山下是黄安坨村,一条小河绕过村落,静静的流淌,河畔草青青,石磊磊,岸边是水泥沥青路,路面上枫叶随秋风起舞,小河岸边有一处古色古香的饭店,取名百花饭店。回首刚才所在山峰,只见山苍苍,云雾缭绕,上山之路不可识矣。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