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游,莫让旅途变囧途
作者:石菲 刘芳  发布时间:2018-10-30 14:25:57 打印 字号: | |
  提到出游,安全问题就不得不提上日程。为了避免旅途变囧途,法官提醒大家注意如下几个法律问题。

              发生事故莫惊慌,救人存证两不误

  案情回顾:

  李某携家人自驾至京郊避暑途中,撞上一辆误闯红灯的三轮车,驾驶人丁某受伤。经交警认定,李某负事故主要责任,丁某负事故次要责任。李某将丁某送至医院,期间为其垫付医疗费若干。丁某伤愈后,起诉李某及李某保险公司要求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等共计四万余元。李某在本案中主张一并处理垫付的医疗费,但由于李某在事故发生时过于慌乱,不知将医疗费票据放至何处,导致其无法明确垫付医疗费的项目和金额,最终未能获得赔偿。

  法官提示:

  依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同时,《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九十条亦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当事人对于自己主张的事实,应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本案中,虽然李某先期垫付医疗费的事实得到了丁某及保险公司的认可,但由于李某不能提供医疗费票据证明其垫付医疗费的具体项目和数额,导致法院无法一并处理其主张。

  综合分析,本案中李某垫付的费用无法一并解决的原因,在于其未能在发生事故时细心留存证据。众所周知,交通事故发生后,救助伤者是第一要务。但是,在完成第一要务的同时,务必做到以下几点:

  一、及时报警。及时报警,才能有效确定事故发生原因及事故责任比例。实践中,有个别车主因为慌乱或者认为事故损失不大,就忽视了报警问题,只想着救助伤者和保险理赔。殊不知,如果没有交警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日后一旦损失超出了预计范围或者双方就赔偿责任责任发生争议时,由于事故现场早已无法还原,责任很可能难以界定。此外,保险理赔亦建立在有明确的事故责任认定基础上,如果没有事故责任认定书,保险理赔也可能陷入困境。

  二、及时向保险公司报案。保险合同中通常要求被保险人在保险事故发生后48小时内通知保险人,如果因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未及时通知,导致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程度等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于无法确定的部分,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保险事故发生后,务必在48小时内及时致电保险公司报案,唯有此保险公司才能够有效核查现场,确认保险事故的原因、性质以及损失情况等。如果因为慌乱而忘记了报案,很有可能在后续的保险理赔中遭遇拒赔。

  三、细心留存证据。事故发生时的行车记录仪录像、垫付费用的各种票据一定要留存好,以备事故责任认定及保险理赔之用。如果给付伤者现金,亦应当要求伤者或者伤者家属出具收条等收款凭证,以避免在日后产生纠纷时无凭无据,陷入举证困境。

              “施救”识别擦亮眼,勿信“修”“赔”一条龙

  案情回顾:

  暑期期间,京藏高速车流拥堵。张某驾驶中为躲避车辆,误将车撞到路边围栏,致使自己及家人受伤、车辆受损。张某报警处理后,其车辆被紧随交警而来的某修理厂拖走。虽然张某感觉该修理厂不规范,但因其承诺可帮助张某“先领保险赔偿金、再付车辆修理费”,故张某与该修理厂签署了修理合同,将车辆交付其修理。车辆修复后,张某在使用过程中发现车辆经常出现问题,经过几次返修,仍不能解决,经过核实,张某还发现该修理厂为二类汽车维修,根本不具备小客车的维修资质,故而在修理厂要求张某支付修理费时,已经领取了保险赔偿金的张某表示拒绝付款。修理厂将张某诉至法院,审理中,张某认为与修理厂签订的修理合同无效,并申请对车辆的维修质量进行鉴定,但因鉴定费用过高,张某放弃了鉴定主张,最终法院以张某不能证明车辆修理存在质量问题为由判决其按照保险公司定损金额支付修理厂车辆修理费。

  法官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承揽包括加工、定作、修理、复制、测试、检验等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

  本案中,修理厂虽因张某的投诉,被交通局以不具备资质而修理小客车进行了行政处罚,但张某却不能以此否定与修理厂存在修理合同关系,因为关于修理厂的资质管理问题,属于管理性强制规定,而非效力性强制规定,修理厂超资质范围经营,并不影响修理合同的效力。此外,也不能以超资质范围修车为由推定修理质量不合格,在修理质量问题未经专业鉴定机构予以鉴定的情况下,法院只能依据证据规则,判令张某依法支付修理费。

  张某的诉讼经历提示大家,在发生交通事故,进行救援与修车时,务必注意如下几点:

  一、选择专业施救单位,敢于对“抢车性”施救说不。事故发生时,尤其是在夜间发生事故,个别施救单位紧随交警而至,给部分车主造成了错觉,认为既然和交警“相约而至”,那么肯定可靠。但事实上是,交警不会与施救单位合作,亦不会为车主指定或者推荐施救单位。车主一定要掌握施救单位的选择权,避免被莫名奇妙的“抢车”。在选择施救单位时,一要看其资质,二要提前约定好施救价格,避免遭遇“天价施救费”。

  二、选择专业修理单位,切莫轻信 “修”“赔”一条龙。发生交通事故后,车主对于修理厂家的口头承诺,比如“修车返现”、“包诉讼理赔”等,一定要秉承“天上不会掉馅饼”的理念,坚决抵制,慎重选择具备专业资质的修理厂家。

  三、如遇“强行”施救、违规修车,要第一时间报警处理,寻求公力救济,既不要忍气吞声,听之任之;也不要私力救济,触犯法律。

                 民宿选择看资质,吃住安全为第一

  案情回顾:

  2016年,赵某自驾途中,因饥饿至山间路边一农家院餐厅就餐。就餐过程中,赵某突然晕倒、不省人事。经医院紧急救治,被诊断为一氧化碳中毒,并花费医疗费、护理费等八千元。因农家院餐厅拒绝赔偿,赵某诉至法院。经查,该农家院餐厅不具备经营资质。

  法官提示:

  《侵权责任法》第三条规定:“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中,农家院餐厅不具有经营资质,临时搭建灶台开展餐饮服务。其中,其厨房的排烟通道设置不合理,致使赵某一氧化碳中毒,使得赵某的旅途蒙上了阴影。赵某因中毒入院治疗,该结果与农家院餐厅的排气设施不合理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因此作为侵权人,农家院餐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赔偿赵某的侵权损失。

  非景区范围往往执法力度小,很多“不法”餐厅擅自挂牌经营,其食物、用水卫生问题堪忧,店内设置易引发安全隐患。因此,暑期出游时,除了备足食物和水之外,在外吃住时,务必选择资质和安全可靠餐厅的餐厅和民宿。对于餐厅及民宿的资质审查,可以看其餐厅悬挂的营业执照及餐饮许可证内容,亦可以在企业信用网上查询是否有注册信息,同时还可以利用网络搜索及朋友圈进行审查核实。

              景区安全存隐患,出行计划事先排

  案情回顾:

  因突降暴雨,自驾出行的刘某一家只好夜宿某景区度假中心。该度假中心提供免费泡温泉活动,刘某携家人参加。然在自温泉池上岸时,刘某因未穿拖鞋,不慎摔倒受伤。经诊断,刘某为肱骨干骨折,不得不进行手术治疗。住院期间,共花费各类费用30余万元。因求偿未果,刘某诉至法院。法院经审查认为,双方对此次事故均负有一定责任。鉴于度假中心不能举证证明其在刘某摔伤区域设置了防滑设施,故度假中心应承担较大责任。综合案件情况、双方的过错程度等,判令该度假中心承担80%的责任,赔偿刘某20余万元。

  法官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度假中心是否尽到了合理限度的安全保障义务,对刘某的受伤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度假中心经营的温泉浴场所本身即是多水易滑的场所,温泉浴场的经营者应及时对场所进行清理,并设置警示标识、铺设防滑设施,排除安全隐患。度假中心认为刘某摔倒系因其未穿拖鞋的自身原因导致受伤,度假中心已经尽到了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但温泉度假中心提交的证据中不能证明事发时在原告的摔伤区域已经铺设了防滑设施。考虑到刘某作为具备完全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在温泉场所活动应当预见到一定的危险性,其本人亦未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故而法院最终判决度假中心承担主要责任,刘某承担次要责任。

  假期游玩,开心第一。相比事后获赔而言,安全不受伤才更重要。无论在景区、娱乐场所等有管理人的场所,还是在野外、山川等放飞自我的领域,都要注意保障自身安全和他人安全。对于有管理规约的场所,务必遵守管理规约,服从管理人员的统一指挥,切莫任性妄为。对于对身体素质以及年龄有特殊要求的活动,一定要量力而行,切莫“迎难而上”。对于携带未成年人出行游玩的,务必照顾好未成年人,让其远离危险事务,切莫因疏忽大意让出游喜乐变成悲剧。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