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法院 > 法官出镜
西城法院法官:王兵莹
“锦鲤体质”的法官
作者:西法宣  发布时间:2018-11-02 14:34:26 打印 字号: | |
  一个已经在法院工作了七年的“老资格”,独自一人坐在水房,默不作声地流着眼泪……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她从未流过眼泪。这次,因为自己的错误,她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改判。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做好一名称职的法官。

           七年的理想

  王兵莹本科连着硕士一共读了七年的法学专业。每天照镜子,她都会想象着自己已经穿上了法袍,坐在了审判台上,公正严明的主持着一场场庭审。

  对她而言,进入法院是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成为了父母的骄傲;对法院而言,综合部门又多了一个办事勤快、工作认真负责的生力军。往往皆大欢喜的结局总会伴随着一些出乎意料的戏剧变化。本想着在综合部门锻炼一两年就轮岗到审判一线的她,这一待,就是整整六年。

            有够“厚脸皮”

  “在综合部门组宣科和办公室的六年工作经历,令我习惯性地站在全院的角度看问题。领导平日的严格要求,也令我养成了工作往前赶的工作态度和多线程处理问题的工作方法。来到审判一线后,要学习如何提升工作质效,既要重视审判工作,也要重视调研宣传。”尽管综合部门的工作经历为王兵莹带来了很多优势,但一线的专业审判道路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走。

  初到民七庭,王兵莹感觉像是去了新的单位。“第一次自己开庭,紧张到腿直发抖……”她回忆说。时过境迁,当年学到的法律知识大多已不熟悉。办案方法、与当事人的沟通技巧等等内容她需要重新学起。没有当过书记员的她就是靠“厚脸皮”一点点补充起了审判业务知识。除了照顾幼小的孩子,其余所有的时间,她都用来学习劳动争议法律法规、案例、学术论文等。只要是有不懂不会的,不管是法官还是书记员,她都会打破砂锅问到底,让人当场为她“折服”。民七庭的人儿们既是她的领导、同事,也是她的老师。他们一起讨论疑难案件,一起做好调研宣传,一起熬夜加班,一起践行着神圣的法官宣言。从一开始开庭前紧张的手心出汗,到后来的自信沉稳;从一开始提前把要问的问题写在小纸条上,到后来可以在庭审中随时调整提问策略;从一开始的不知该和当事人第一句话说什么,到后来可以把控调解全过程。每一天的她都在飞速进步。打破熟悉的舒适区,奋斗于审判一线反而激起发她的斗志,督促她像块海绵一样,不断学习吸收着新的知识。

             “锦鲤”的回报

  王兵莹称自己是“锦鲤体质”。工作中不光领导、同事对她关照有加,就连办案中遇到的当事人也大多都非常友好和善,很多时候,疑难复杂和棘手的案子基本都会峰回路转得到妥善解决。

  她曾处理过一起金融高管绩效奖金争议案。因绩效奖金的计算涉及到了非常多的金融专业知识。她便决定投入更多时间与精力去学习与研究。加班学习金融专业知识,深夜回家哄完娃再继续研究。向当事人了解情况,向相关行业机构询问绩效奖金一般计算规则,向仲裁机构了解先前案情,向金融领域的同学朋友请教。为了办好案子,她穷尽了可以想到的一切办法,她只想算出那个令双方都从心底里认可的奖金数目。

  由于老家的父亲病重,当事人需要赶回老家照料父亲。王兵莹主动为其考虑,不仅提供了很多便利当事人的沟通方式,还为其调整开庭时间,尽量使当事人可以在老家安心照顾父亲。尽管最后的判决结果比先前仲裁裁决补偿给当事人的奖金少了400多万元,但当事人收到判决后还是打来了感谢的电话。他看到了王兵莹为案子付出的细致努力,感谢她能够主动为当事人考虑,让自己能够全身心投入去照料病痛折磨父亲。就这样,原本还担心当事人找她拼命的“锦鲤”法官又一次感受到设身处地为当事人着想所带来的回报——被当事人认可的感动。

  马斯洛的层次需求理论将人的需求由低到高分为了五种: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以及自我实现的需求。我们的“锦鲤”法官就在法院的工作中一一得到了满足。

  成为一只“锦鲤”法官,需要有因内心真正热爱法律而每一次穿上法袍时的激动心情;需要有为了提高审判专业能力去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厚脸皮”;需要有设身处地帮助当事人解决困难的坚定信念;更需要有因案件被改判而在水房自责哭泣的责任心。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