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京知人的一天
作者:李婉星  发布时间:2018-11-14 10:46:57 打印 字号: | |
  过年回家,总免不了向亲戚朋友介绍自己的工作。大家一听“知识产权”这四个字,总会投来新奇加赞赏的目光,经我一解释,却又生出不少“高冷感”。是啊,获得显著性、伯尔尼公约、标准必要专利……光是这些晦涩难懂的专业名词,就足以让大家对我们的工作“望而生畏”。而我们的“职业病”更是让人难以理解:当别人搜索热门微博时,我们在想,这140个字能不能构成作品?当别人喝鲜榨果汁时,我们在想,这个榨汁机的技术特征有没有落入到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当别人热议熔断机制时,我们又在想,“沪深300指”注册在金融服务类别的商品上是否具有显著性?

  听到这里,你是不是又脑补出了很多“高大上”的工作场景,那么京知人的日常到底是怎样的呢?今天,就请大家跟随时针的脚步,近距离感受京知人的一天。

  “滴”,早上7点半,食堂刷卡机传来一声脆响,第一个走进来的正是“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北京审判业务专家芮松艳。

  吃过早饭,芮松艳一进办公室就把自己精心培育的绿植打理了一番。置身“绿野仙踪”般的办公环境,她的思维格外清晰,办公桌上厚厚的一摞材料是江民公司前一天提交的补充证据,她正在审理的,是全国首例图形用户界面外观设计侵权案。由于是全国首例,案件涉及的产品类型、权利边界、侵权判定等问题业内均无先例可借鉴。所以,查阅国外文献,翻看案件证据,提炼庭审思路,是她最近早上的必备功课。

  时间一晃而过,上午9点半,芮松艳还沉浸在法律思维和逻辑推理中,法官助理就已经来叫她去开庭了。虽然已组织过多次庭前谈话,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交锋依然十分激烈。而这一切,都在芮松艳淡定自若地把控中。整场庭审张弛有度,条理清晰,层次分明。

  当芮松艳再次回到办公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她习惯性地拿出了自己的每案必录笔记本。这个本子不仅外表精美,而且里面的每一页都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案件必要信息、庭审焦点、诉辩理由、案件典型性、研究价值、合议结论,她都一一记录,甚至连商标图案和专利附图她都像集邮一样复印剪贴,还按照逻辑体系做了目录。制作每案必录笔记本的习惯,她已经坚持了十六年。

  芮松艳常说,“我不比别人聪明,我只是比一般人勤奋”。在苹果佰利手机外观设计无效案中,她几易其稿,对外观设计专利的授权标准和判断步骤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为同类案件提供了明确的裁判规则。该案判决书135页,洋洋洒洒6万多字,比一篇硕士论文还要长。

  芮松艳还是高效工作的代言人。固定的时间做固定的事,不聊闲天、少上微信,是她应对繁重审判工作的三大法宝。而每天准时出现在健身房,经常站着写判决,则是她保持身形的秘诀。

  正是这种“与自己较劲”的执着专注,简洁有序的时间管理,科学高效的分析方法和多年如一日的勤奋耕耘,进入法院工作十六年来,芮松艳已审理知识产权案件1600余件,其中8件被北京市高院评为十大案例,她还在多部核心期刊中发表论文约40篇,出版、合著出版了《外观设计法律制度体系化研究》等9本著作,共撰写学术论文超过80万字。

  当时针走到19:00,知产法院大楼的一间办公室还灯火通明。法官助理朱蕾刚刚打完调解电话,被控侵权方终于同意支付侵权赔偿款。

  作为资深法官助理,朱蕾不仅充分发挥自己与当事人沟通的经验优势,成为了调解能手,更是炼成了组织建设、业务调研的多面手。“北京市法院先进工作者”、院“优秀共产党员”、院“优秀党务工作者”……这些荣誉正是朱蕾一步一个脚印的最佳写照。知产法院的审判辅助人员,不仅有朱蕾这种法官助理,还有聘书、聘辅,以及来自院校和社会各界的志愿者。

  不久前,朱蕾刚为八里庄街道辖区企业讲授了一堂普法课。课后,一位员工找到她,激动地说:“今天的讲座真精彩,感觉还没听够呢!原以为枯燥难懂的知识产权,没想到听起来这么有趣。”

  此刻,朱蕾正在电脑屏幕前制作新一年的“京知名师讲堂”课程表。这个院里自发的系列培训,不仅广受干警喜爱,还让一大批法官和法官助理成了讲课的“小能手”。而每一次精彩讲课的背后,需要调研培训需求,联系师资力量,协调综合保障等等,这些都是朱蕾在一天繁忙的审判工作后加班完成的。

  21:00,朱蕾关上电脑,眼光望向地上的两箱商标使用证据,这个案子明天就要开庭了。喝下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浓茶,她又蹲下身开始整理证据了……

  这是京知人一天的日常,也是知产法院四年来的日常。通过审理重大典型案件,确立裁判规则,为行业发展提供指引,彰显我国激励和保护创新的鲜明态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逐渐成为国际知识产权诉讼“优选地”。国外媒体也点赞称: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春天来了。在司法体制改革的浩瀚大潮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80名干警,将继续迸发出璀璨的光芒,努力交出一份司法保创新的亮丽中国答卷。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