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青春无问西东,岁月自成芳华
作者:张航  发布时间:2018-11-21 15:09:26 打印 字号: | |
  我是张航,法学硕士,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现就职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小时候,我最喜欢的电视剧是《重案六组》,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季洁一样的女英雄,惩恶扬善,打击奸邪。十七年后的今天,当我穿上法院制服,面向宪法庄严宣誓,我知道,我的梦想实现了。

  时至今日,我来京知法院工作已半年有余。在前辈们的关怀和帮助下,我逐渐褪去象牙塔里的稚气,完成了身份、角色的重要转变。我清晰地记得,刚来法院时,我会在接到当事人电话时心怀忐忑,每次电话铃声响起,我除了能像话务员一样流利地报出“您好,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面对当事人的其他问题都要小声咨询身边的同事。我还记得当我拿到第一本专利案卷,还没来得及兴奋,就发现单是发明创造的名称该如何断句都让我疑惑不已,急的我反复打量厚厚的卷宗不知从何下手,却没想到法官第二天的几句点拨,就使我茅塞顿开。那时的我还常常在构造复杂的办公楼里迷失方向,常常对同事前辈们以“哥哥”、“姐姐”相称,殊不知那个成熟稳重、关心帮助我的“小姐姐”,其实是个比我还小四岁的姑娘。

  而今,我已经能熟练地为当事人答疑解惑,已经学会草拟简单的裁判文书,甚至还能带着同事们找到单位附近的早市,迎着清晨的微风满载而归。上个月一次开庭前,一位从河南老家赶来的当事人从布袋子里掏出一叠证据材料,小心翼翼地递给我,挠挠头说“服务员,俺的材料有点多,俺自家来的,也不知能用上不”。他这句“服务员”差点把我逗乐了,不过转念一想我们本来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这样看也没什么问题。仔细翻看他提交的材料,发现和其他案件律师提交的整整齐齐的证据材料不同,他的证据有些杂乱无章,既有从宣传单上剪下来的大小不一的卡片,也有皱皱巴巴、颜色泛黄的单证票据,还有几个用于盛放涉案产品的包装纸盒。当我接过这一沓厚厚的材料,我感到身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

  我记得鱼水副院长在新入职培训上讲道,“作为法官,一生有可能审理几千件案子,但许多当事人一辈子可能只进一次法院,打一次官司。如果这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官司,让他们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让他们得到一个不明不白的判决,他们心里就会留下深深的伤痕。”这半年来,我渐渐明白,每个案件或许只是我们日常工作的千分之一,但却是每个当事人的百分之百。我们惟有真诚地对待每一位当事人,公正地审理每一个案件,增加当事人对法律的每一分敬畏、每一分信心,才能使我国法治事业在这一点一滴的积累后厚积薄发。

  前两天,妈妈说想来北京看我。我推荐了许多风景名胜,却被妈妈一一否决。妈妈说,她只想看看我法院的家。没错,如果说“家”是那个你想定下来的地方,那么毫无疑问,京知法院就是我的家。

  青春无问西东,岁月自成芳华。能成为京知法院的一员,我深感荣幸和自豪。惟愿自己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怀揣着对司法事业的信仰和热爱,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去做好每一项工作,去完成每一项使命。用自己的青春与热血,为祖国的法治事业贡献绵薄之力。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