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亢瑞英:心素如兰秀,人淡亦菊芳
作者:田琳  发布时间:2018-11-23 10:17:53 打印 字号: | |
  1978年到2018年,转眼已是40年。人民法院在40年的时代巨变中,有无数波澜壮阔的澎湃瞬间,成为法院人共同的深刻记忆。有那么一群法院人,在改革中与时偕行,在改革中不忘初心,坚守着平凡的岗位和平凡的自己。

  亢瑞英,是海淀法院办公室档案科科长,我们都叫她亢姐。1997年,亢姐就来到了海淀法院。当时,档案科刚刚成立两年,人手奇缺,而且办公地点和档案库房都建在山后法庭所在的西北旺,虽然说不上荒郊野岭,但也绝对地广人稀,颇为艰苦。亢姐服从院里统一安排,来到了档案科山后办公点。这一待,就是21载。

  7665个日夜,足以让一株树苗长成大树,也足以让一位年轻人历练成长。

           档案就像等待检阅的士兵

  档案工作很容易让人理解成机械性劳动,无非就是把卷宗、文书、影音等材料收上来,然后装装订订、抄抄写写、规整规整,再然后当事人偶尔来查个档案印个材料,或者赶上逢十的院庆,把一堆老照片翻拍一下。

  亢姐每天都重复着整理、分类、归档,这些工作几乎融进了她的血脉。档案室配备了档案密集架,墙上挂着档案管理规则,各种防火、防潮、防虫、防盗设施一应俱全,成千上万的卷宗井然有序的摆放在档案架上,像极了等待检阅的士兵。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亢姐也觉得整理档案很是枯燥乏味,觉得没有端坐法台敲槌定纷止争有挑战,但是干得久了,遇到的事情多了,心里就有一股成就感,越发觉得档案工作重要有意义。档案可以成为当事人保护自身权益的工具,例如作为申请强制执行、办理结婚生育等各种证件以及医疗报销、申请贷款、房产过户等各种行为的证据;档案还可以为公安局、检察院的执法办案提供便利,帮助其了解相关案件的案情和审理情况。

  1998年,亢姐刚来院工作没多久,有一位当事人来院里查阅复印档案。那个时候庭审笔录还要手抄不能复印,90年代的交通不甚便利,当事人来一趟山后不容易,下班时间到了,当事人还没抄完。温和好脾气的亢姐陪着他抄完了笔录,因为亢姐知道,这份笔录与案情息息相关,事关当事人的切身利益,身为档案员必须尽职尽责,容不得半点疏忽和不耐烦。

  在档案科工作的日子如行云流水般,波澜不惊地向前流淌着。亢姐的心情和能力也随着一份份档案沉淀了下来。

                   “差不多”就会“差很多”

  做好档案管理工作,发挥档案的作用和效能,光有耐心和细心是不够的,必须要做到档案管理制度化和规范化。亢姐对档案管理制度不断进行检查梳理,去掉陈旧过时内容,增加补充新的内容,使海淀法院的各类档案管理制度体现时代特色,符合当前档案管理工作的要求。同时,按照档案管理的规定,严格开展档案的接收、移交、查阅、销毁等工作。每当各庭室前来归档的时候,温和好说话的亢姐顿时严厉自带气场,对不符合归档要求的卷宗和材料坚决退回各自庭室,要求其补充、纠正,直到达到要求为止。

  渐渐的,大家都自觉地把卷宗和材料整理规范了再归档;也渐渐的,海淀法院连续被评为档案工作“市级优秀单位”,亢姐也多次被评为北京市、海淀区的优秀档案员。

  亢姐经常告诫档案科的年轻干警们,做档案工作千万不能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差不多”的后果就是“差很多”。

  确实,档案工作是一项很基础、很平凡的工作,但容不得丝毫马虎。如果没有这项琐碎细小又纷繁复杂的工作,我们如何从一张张老照片中,看到我们法院曾经的样子,看到我们身边人年轻时的风采;我们又如何从一页页文书中,看到我们曾经审过的案子,看到审判事业发展的轨迹。

           档案工作发展步伐正在加快

  亢姐说:“档案工作发展很快,从纸质档案向电子档案大踏步的前进着。从前当事人查阅复印档案要一页一页的复印,很是费时费力,而且会损害纸张不利于纸质档案的保存。现在有了电子档案,当事人申请查阅复印档案,我们只要在电子档案上打上我们院的水印和打印查询章,直接将电子档案打印出来,方便又快捷。”

  现在当事人查阅一份诉讼档案,档案员从档案查询系统里输入当事人姓名等关键词就可以查询到档案的详细信息,或者当事人还可以通过北京审判信息网,上传身份证和相关声明,就可以对自己的案件进行网上阅卷。但是十多年前,当事人想要查阅一份诉讼档案,亢姐首先要从拼音检索卡片上手动检索卷宗,如果制作的检索卡片制作得不准确,那很可能这个案子的档案在数十万份档案中石沉大海了。

  亢姐说:“以前,我在制作拼音检索卡片时,先要制作一本收案本,记录每一个案件的原被告、案由、结案和归档日期,然后每个案件有几个当事人就做几张检索卡片,再按照拼音顺序将卡片排列好。这项工作一定要细致、细致再细致,否则真有可能搜索不到当事人的诉讼档案,非常耽误事儿。不过,这种检索方法确实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无论如何仔细,不免造成一定的误检和漏检。还好,现在有了电子搜索,搜索档案的效率和准确度都极大提升了。”

  对于我院被最高院确定为电子档案试点单位,亢姐很是兴奋和期待:“目前的电子卷宗同步生成与档案管理还存在一些衔接难点,希望试点改革中咱们能提供有益经验,也期待改革能给一线庭室减轻事务性工作的压力”。

  四十年,法院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在突飞猛进的变化着,改革犹如一种强大的力量,让每一位海法人为海法奋斗,也为海法坚守。在档案的岗位上,亢姐二十一年如一日,心素如兰秀、人淡亦菊芳,经过亢姐手中的每一卷档案,都是一份责任,一份嘱托,一份时光的记忆,里面将永远记录着海法人守护公平正义的光辉岁月。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