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敦 煌(组诗)
作者:张希文  发布时间:2018-12-26 14:44:33 打印 字号: | |
  (一)党河

一座城市因一条河而丰盈

一条河因一座城市而闻名

沙漠明珠敦煌古城

党河蜿蜒穿城流过

它是哺育这片神奇之地的母亲河

祁连山麓疏勒河是它的源头

甘泉水从南向北日夜汩汩流淌

滋润着这片干涸的戈壁沙丘

它养育着岸边的草木森林

雄鹰高飞 草场茵茵 撒欢的羊群

还有满脸洋溢着幸福的人们

我惊叹于这些鲜活生命的波动

风雪弥漫 驼铃声声

而河流 历经多少年却悄无声息

静静地守护在这里

守着这一方黄沙与绿洲相间的古城

党河 像一个正在哺乳的母亲

侧卧在这贫瘠而富饶的荒漠里

她怀里 抱着一个个绿洲小城

抱着一条名扬千古的丝绸古道

我站在这波光迤逦的城市河道岸边

好像听到远处有一个声音传来

那是祁连山冰川融水在歌唱

与大地深处的泉水拥抱在一起

从遥远的雪峰启程

喊着号子 敞开膀子

一直向前奔流 奔流

我瞑目谛听这神奇的大合奏

这旋律是如此昂扬而优美

我赞叹于这不息的生命之河

赞叹于这不息的历史之河 文化之河

  (二)鸣沙山 月牙泉

除了驼铃声声

除了雁阵声声

这儿一切寂静

敦煌古城的两个宠儿

戈壁滩上的两朵奇葩

吸吮党河母亲的山泉乳汁

在这片荒漠上 静静地矗立

矗立成一种传奇

这从远古吹来的亿万万颗沙粒

在这里 聚集成一座座山

以壮美绝伦的姿态屹立

那撩人眼眸的金黄的律动

似有排山倒海般的神力

吸引无数游人来此逍遥

鸣沙山 看似沉默

而漠风却能听得懂它的轰鸣

沙丘日夜呼唤

唤来一轮夜色下的弯月下凡

它唤来 无与伦比的抽象之美

月牙泉 多么好听而迷人的名字

它简直就是天之使者

这形如指甲的一轮半月

美轮美奂如海市蜃楼

魅影含柔情 玉如仙女临

这意象飞流 这意象含情

泉的岸边 长满了随风摇曳的芦苇

风吹来 她在动情地挥手

芦苇常生长于内地的河道里

在这里 却安了家

焕发出另一种生命力

我抚摸着这金灿灿的苇绒毛

像是捡拾起那些曾经的往事

在这里 不知为何

我忽然想起了我的故乡和童年

青春如昨

一逝不返

怀念 亦如远飞的群雁

远处 是一望无际的茫茫戈壁

它有如一张网

将我的行踪覆盖

将我的心事隐藏

  (三)玉门关

关于羌笛,关于杨柳,关于春风

这些都与你有关

这些又都与你无关

那首著名的凉州词

早已是家喻户晓

你也是家喻户晓

当年雄伟的关隘

如今只存断垣残壁,好凄惨

当地人现在叫它为小方盘城

多少年的时光和往事

跟关隘前这片曾经浩瀚的汪洋一样

如今只剩下沼泽一片

泽边的盐碱地在泛着白光

像西北狼群投射出的凶狠的眼神

那些彪炳史册的英雄人物和传奇

张骞出使西域,霍去病抗击匈奴

还有一些传说

那些闪光的史实和相关文字表述

总是很苍白,你理解不了它的魂

只有到了这儿

只有身临其境

对于那些和关隘缠绕在一起的历史轶事

你才能有深刻的体会

你不得不肃立在此

眼神和心思全是仰望

当年的繁华昙花一现

守关将士的墓冢都已难寻

多少个来来往往

守护下的熙熙攘攘

想起来,那些永不知疲倦的驼队

驮运的丝绸、美玉、洋物件

更显得自然和珍贵

回望这用土垒砌的小方盘城

痛惜它现在是多么的渺小

如今它颓唐的、名不副实的样子,

让我感到有丝丝惋惜

心里有些许的失落

那只能如此了

再看它一眼

又觉得它此时像是一块陨石

在那里突兀躺着

是陨石也好

它毕竟辉煌过,高大过

漠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吹来

大漠又显示了它的威力

这用土垒砌的关城

它的命运也逃脱不了风的侵袭

千年风蚀,已成残年

现在是它老年踯躅的时候了

我在想,终有一天

它会在这个地球上消失

再也寻不到它的遗迹

  (四)阳关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这里出产了那么多成语

同时还出产无数的英雄、侠客

人间正道,江湖颓废

曾是同一个出身

它却比玉门关幸运

今天的它,遗迹尚存

看起来还是那么巍峨雄伟

跨越千百年

这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阳关三叠的曲意

犹如一杯离别酒

醇厚绵软而醉人

长亭柳依依

相别不忍离

我是行人,更送行人去

这里的风沙和飞石

伴着黄昏的夕阳在游走

总有一些魂灵在游荡

却没有一个在大地上徒步的人

雁阵飞起又落下

这里见证了无数的告别

春风六月雨 秋风月明稀

蝉鸣的午后 悲伤的寒冬

多少个时辰和日子

远行的人 跟着四季流转

在此安静地和世界就此分离

告别后 其实他们从未重逢
责任编辑:梅玉兰